钧瓷应包容、接纳“神漂一族”-钧瓷网
      分享到:
    • 钧瓷应包容、接纳“神漂一族”

    • ——访神垕国际陶艺公社驻场陶艺家卢剑星、杨志
      作者:吕超峰2014年11月30日 来源:钧瓷网

      8月9日上午,凄沥沥的小雨下个不停,使立秋后的神垕古镇凉爽了许多,久旱的树木与庄稼青绿昂然,呈现出勃勃生机。在神垕国际陶艺公社,记者与在此创作的来自江苏的当代陶艺家卢剑星、西安美术学院博士杨志不期而遇。寒暄过后,记者就钧瓷的现状及今后的发展随机采访了两位学者。他们畅所欲言,见解精辟,言简意赅,字字珠玑,对禹州钧瓷产业的发展阐述了自己独到的见解。

      杨志今年37岁,河南信阳人,西安美术学院教师、在读博士,西安著名中青年画家。迄今,他已是第三次到神垕了。

      “我第一次来神垕镇是在去年11月10日,应邀参加禹州市的钧瓷文化节。那是第一次看到那么多的钧瓷,第一次了解了钧瓷制作的全过程。第二次是在今年春节前,到陶艺公社创作,一直干到农历腊月二十一才回西安。这是第三次来神垕镇,在陶艺公社创作创作了半个多月,可能还要待上一段时间。”杨志说。

      “请你谈谈对神垕镇、对钧瓷的印象。”记者问。

      杨志略加思考后说:“第一次是震撼。这是我首次看到这么多的钧瓷,五光十色,窑变瑰丽。第二次是兴奋,因为能亲自做钧瓷了,而且是把自己擅长绘画、观念艺术与钧瓷结合在一起。第三次是反思。钧瓷始于唐,盛于宋,发展到今天,其造型、釉色、烧制工艺完善了许多,如何开创具有新风格的新钧艺,值得我们思考。从第二次到神垕起我就在认真了解制作钧瓷用的原料、釉料、烧成工艺、窑变原理等,但这不是局限在纯工艺的范畴内思考钧瓷艺术,而是从雕塑、绘画、文化、流派等方面去考虑钧瓷的创新技艺与其它艺术的融合。”

      “学院派与当地钧瓷大师的差异就在于文化、观念、艺术修养以及创新思维的模式上。学院派有理论、思想活跃、勇于尝试,并敢于在实践中自由发挥,使自己的艺术修养得到升华。当地的钧瓷大师是传统技艺的传承者,在烧制技术上毋庸置疑,但造型趋于同化,数年不变,而且各窑口交流的不多,还不会轻易接受新的理念,这就影响了钧瓷艺术的发展。”

      “你认为制约钧瓷发展的主要原因有哪些?”记者问。

      “原因有多方面,但我认为缺乏人才是最主要原因之一。”

      “怎样才能引进人才、并能留住人才?”

      “钧瓷的发展最需要的是包容与接纳‘神漂一族’。我认为景德镇的包容性要远远大于神垕镇。这种包容包括文化、技术、流派、感情以及人才的背景。众所周知,‘景漂一族’丰富和补充了景德镇各行各业短缺的人才,还繁荣了景德镇的经济与文化艺术。而每年到景德镇的‘景漂一族’现在已超过20000多人,这些不同专业、不同瓷区、不同流派的艺术家在景德镇进行创作与交流,不但丰富了当地的文化艺术,而且对当地大师的知识结构与艺术修养的提升起到了积极的促进作用。这些‘景漂一族’有不少都在景德镇‘漂’了10年以上,像‘陶瓷泰斗’周国桢先生在此已经工作了60余年。他们通过长时间的创作、以及文化积淀,潜移默化地影响、改变并推动着当地的陶瓷艺术发展。因此,景德镇才有了今天的繁荣。现在,神垕镇的钧瓷窑口就需要包容,急需接纳更多的‘神漂一族’。钧瓷文化博大精深,到神垕进行简单的一两次创作,根本触摸不到钧瓷的精髓,弄不懂钧瓷是怎么窑变的。这就需要艺术家、学者在神垕扎根下来,安心创作,哪怕有一点突破、有一丝闪光点,对钧瓷发展都是有益的。要想‘神漂一族’越来越多,就需要当地的政府、窑口老板转变观念,真心包容各瓷区的文化、各流派的艺术,真情善待‘神漂一族’,那么,代表工艺美术行业技术的大师的坚守,与代表学院派新潮理念的结合,就会产生化学反应,届时,钧瓷文化艺术何愁不繁荣,钧瓷产业何愁不发展?”

      “其实,‘神漂一族’早就有之,从当年天津美院教授们、到韩美林、周国桢大师,再到今天的卢老师我们这些人,都算是‘神漂一族’。 ‘神漂一族’对钧瓷的发展有目共睹,我真心希望今后到这里的‘神漂一族’越来越多。”杨志感慨地说。

      在记者与杨志博士交流的时候,卢剑星老师一直在认真地听着。这位1958年出生的当代陶艺家一边抽着烟斗,一边思考着我们交流的话题。当记者请他谈谈对神垕镇及钧瓷的印象时,他开口说道:“心寒与遗憾。”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记者问他。

      “在来神垕镇之前,钧瓷在我打心目中一直是神圣的,偶尔在博物馆或藏家手中看到钧瓷时都心存敬畏,触摸时小心翼翼,那是国宝、国粹啊!什么是国粹?是指我国固有文化中的精华。那是不可比拟的精品。可在禹州市区、神垕镇都可以看到地摊上在卖钧瓷。这就是宋代五大名瓷中的钧瓷吗?因此,我感到心寒与遗憾。”卢老师摇着头说。

      “您认为怎样才能避免这个问题?”

      “首先政府要重视,要规范窑口的经营行为,但最主要的是各位大师要有方向感,有产品定位,要各有特色,要自律、要有责任感与使命感。如果每一位大师都带着对钧瓷敬畏的心情,对自己的作品负责,自己尊重自己,他就不会把残次品卖出去,也就不会在地摊上看到钧瓷。如果真能做到这样,那么钧瓷的工艺水准、艺术品位、经济价值都会得到极大的提高,还能节约资源,可谓事半功倍。”卢老师激动地说。

      “您来神垕镇有10多天了,也接触到不少钧瓷大师,您对钧瓷大师的整体印象如何?”

      “恕我直言。首先,在神垕镇的钧瓷大师中,有很多人都没有方向感,不知道自己的发展方向。从各窑口的作品就可以看出,大家都在一个层面上徘徊,器型基本一样,釉色大同小异,没有特色,没有差异,问到有关钧瓷的文化与技术问题,一样的解释、一样的答案。大师是什么?大师是对某一领域事物、理论理解深刻,有广大深远见识与见解以及应用能力;并能将这些东西用书面化、理论化的方式传授给他人、影响他人。作为一名钧瓷大师,首先要具备一定的文化艺术修养,要找准自己的发展方向,并为之努力,而不是大家挤在一条路上,或相互抄袭,或孤芳自赏。 大窑口与大师不但要有引领产业发展的责任,而且还要有个性化的研究方向以及更高的艺术追求。

      其次,有很多钧瓷大师都缺乏应有的‘范儿’。 所谓‘范儿’,有风格的意思,用来形容一个人的风格与品位等。‘范儿’的定义表述起来很抽象,决定于每个人的直觉和感官,是同个人的真实有关,是外表和内心综合之后的真实表现。与宜兴、景德镇等瓷区的大师相比,钧瓷大师缺乏应有的‘范儿’。一个大师要想有气质、有修养,要达到有‘范儿’,就要加强学习,不断提高自身的艺术修养。同时,还要搞好窑口的品味建设,尤其是展厅要有个性,因为展厅的作品与装饰,代表着大师的水准与品位,要使人第一眼看上去感到震撼。三是要学会包容与创新。一个人学会了包容,也就学会了谦虚,谦虚能使人进步。假如现在神垕镇有10000个‘神漂一族’,他们就会为神垕带来10000个不同风格的技艺、流派以及作品。这些艺术家留下的不单单是一个造型、一种艺术流派,更多的是留给了钧瓷大师门一种理念、一种思维模式,这种理念经过沉淀,会产生化学反应,在潜移默化中提高钧瓷大师的艺术修养,推动钧瓷艺术的发展。四是要敢于创新。各瓷区都在喊传承与创新,但我认为钧瓷并没有从根本上去尝试创新,即使有所创新也只能说是刚刚起步。每一位钧瓷大师都有责任创新,还要勇于创新,但不能相互抄袭,要有个性。一个窑口那怕把一个器型做好了,就会立于不败之地。例如《梅瓶》,一个窑口什么样规格、什么样釉色的《梅瓶》都有,买《梅瓶》的人还回去别处吗?俗话说得好,‘一招鲜,吃遍天。’齐白石大师也说过:‘学我者生,似我者死。’因此,钧瓷大师要在包容中不断总结,敢于创新,不断超越自己,钧瓷的明天才会更灿烂。“

      谈及钧瓷今后的发展,杨志说:“包容性很重要,只有包容才会有更多的文化与艺术流派进来,只有包容才会留住更多的‘神漂一族’,才会有更多的可能。其次,交流要有深度与广度,神垕镇应多举办高水平、高规格的作品展览及学术交流,使钧瓷大师们及时掌握最前沿的制瓷潮流,丰富自己的文化艺术修养,同时将各地区、各瓷区的文化进行交叉融合,升华并为我所用,体现在作品里面,其结果是必然的。”

      “禹州是一个神奇的地方,从洒脱灵动的扒村瓷,到端庄高雅的钧瓷,无不令天下的艺术家顶礼膜拜。提倡宋代文化的精神不是一个器型、一种釉、一个人,而是整个宋代的社会风尚所体现的文化格局。是整个社会品位在相互间的渗透。钧瓷虽然产于神垕镇,但它不完全属于神垕镇,那是中国的国宝、国粹。时代在发展,钧瓷艺术也应不断创新与发展,钧瓷大师更需要提升自己的文化艺术修养,还应包容多元化的文化和各类的艺术人才,只有钧瓷大师们的文化艺术修养达到一定的境界,他们就会把钧瓷上升到精神文化层面上去做了,并用艺术的观点、艺术的标准去衡量一件作品的价值,那是的钧瓷艺术一定会达到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卢剑星如是说。

      编辑: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钧瓷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钧瓷网]的价值判断。
相关内容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