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秋红:在男人世界里辟出别样路径-钧瓷网
      分享到:
    • 王秋红:在男人世界里辟出别样路径

      作者:张正良2015年01月15日 来源:钧瓷网

      也许,钧瓷真的只是女人世界里的贡品。肇于唐,兴于宋,淬火千年,但钧的味,钧的型,钧的色,钧的意境与姿态总还追于厚重、追于温良、追于敦实,一如男人的心胸与臂膀。

      可是,诗有缠绵,词分婉约,钧瓷怎么能独独缺失女人的灵动与飘逸呢?况且,男人浑厚,女人哪里就少了高古、苍朴与酣畅淋漓呢?

      看看王秋红和她的钧瓷吧!

      一个水一样娴静的女子,比男人更决绝地把自己的青春燃烧在火与石的艺术中,柔到极处,亦刚到极处,水石相激,那是怎样的一种碰撞啊!在男人的世界里生生辟出别样的一条路来,又该是怎样的一种壮烈与惊世骇俗?

      变、变、变,秋红钧瓷最招人心魂的就是一个“变”字,其形、其釉,已非传统面目,融情入意,变而化之,全是自家气象,或庄或谐,亦庄亦谐,活泼灵动,隽秀端雅,古趣之外,更有无穷“生”意。

      王秋红精于造型,勤于设计,欣于思索,眼见之形,耳听之声,心磨之意,皆可手追成器。其钧瓷造型常耽于情趣,不拘一格,有惟妙惟肖者,静若处子而流波,动若脱马而曳缰,有释子垂眉,浣姑侧卧,稚子候门……又有极尽变形而尤为夸张者,静女其姝,俟于城隅,俏肩高耸而削,罗裙束腰而罩,简澹浪漫,静谧风流,虽一壶一瓶一钵一尊,殊不安分,或局部张大,或通体移形,或抑一部而扬其余,势不欲与传统同列,而皆伸张生机,缱绻意味,勾人心魄。

      钧瓷堪称“火石艺术”,向来以釉制胜——“入窑一色,出窑万彩”,钧钧不同,千变万化,更妙在有无穷之意境出。天青、月白、朱砂红、鸡血红、茄皮紫、葡萄紫、玫瑰紫、孔雀绿、宝石蓝等颜色,历来为世所尊,而颜色之相融者,或红里透紫、或紫中藏青、或青中寓白、或白中泛红,异彩纷呈、亮丽夺目,尤为人所敬仰,因此,调釉在钧瓷艺术中占位很重,釉好方可称钧。

      王秋红深研釉方,自出机杼,常能出人之所未出。红黄白蓝紫,传统釉方受限较多,钧瓷釉色相对单一,王秋红不然,虽深耕传统,又打破藩篱,脱颖而出,不再器是器,釉是釉,各自为战,而是通盘考虑,并借鉴美学中的透视原理,根据光线明暗、瓷器摆放位置、环境,寻求整体的艺术效果。

      器型不同,釉色各异,秋红钧瓷遂别具神韵。除却遥追古人,中规中矩者,中正大气,端庄肃穆,或信马由缰,放荡不羁,绝妙神奇,或清新俊逸,卓然不群,或如幽人说梦,厚重神秘,天地玄黄,宇宙洪荒……

      秋红钧瓷之颜色亦出传统之外。激烈奔放的“火焰红”,厚重神秘的“黑唐钧”,秀美灵动的“金镶翠”,清秀淡雅的“鸽子蓝”,不一而足。或一釉一器,或一釉多器,或一器多釉,釉与器,与环境终至于协调。秋红钧瓷处处有“我”——有“我”之器,有“我”之釉,有“我”之境,形与心一,与神一,与意一,与釉一,是为妙品。

      而其钧瓷纹路,或惊如闪电,或跃如龙腾,或烈如焰火,或爬如秋藤,或形如蜡滴,或质若青玉,或有岩画之古朴,或如汉简之苍劲,寒星点点,梅花朵朵,春雨惊蛰,夏满清明,心到,手到,意到。而秋红钧瓷中又常常出现一些无法参透的纹路,神秘古奥,让人肃然。

      秋红钧瓷皆着自家情意,凝如石膏之静美,散似写意之奔放,尽人力,听天命,又不乏理趣,内蕴深厚。其创作的儒道释三尊钧,或指天,或问心,面目生动传神,而腹体皆为中空,寓意尤为深远,耐人寻味。

      喜读书、善属文,每一件钧瓷于王秋红眼里都不乏诗趣,或繁复而缠绵,或简约而冲淡,或浓如酒,或淡如菊,绚烂如霞,温润如玉,意在而气存;每一件作品于其心中皆为大自然之杰作,是为天赐之物,纵或偶有欠缺,亦不乏生趣——残缺何尝不曾是一种美丽?

      人说,读万卷书,不若行万里路。王秋红从传统钧瓷中逸出,走遍大江南北,历事诸多,阅人无数,常借他山之石以攻己玉,是以日日精进。

      有人重金请钧,王秋红必出一语相问。

      “缘何喜此?”

      “海阔鱼跃,天高鸟飞,阒无人声,声在钧间,如是而已。”

      编辑: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钧瓷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钧瓷网]的价值判断。
相关内容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