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晓瞳:钧瓷需要行业标杆引领-钧瓷网
      分享到:
    • 晋晓瞳:钧瓷需要行业标杆引领

      作者:钧瓷小友2015年03月09日 来源:钧瓷网

      七月流火的神垕,骄阳当空。

      大刘山脚下,千余家窑口星罗棋布,恍若千百年前 “七里长街、烟霞蒸腾”的北宋盛况,依旧在演绎着瓷土与火焰的艺术。这座4平方公里的古镇,据说是中国现存唯一“活着的古镇”。这里的皇天后土孕育了几番兴废的国宝钧瓷,穷尽了天地的绝妙玄奇,练就了名载青史的御品珍宝,使无数挚爱文化艺术的英杰发出“近尤难得”的赞叹。

      俗话说:“耳闻不如一见”,眼前的他君子般温文尔雅、谦恭有礼,沉思时俯首凝眉,畅叙时不苟言笑。一旦谈及与钧瓷有关的话题,却又陡然换了一个人,有说不完、道不尽的故事,为你娓娓道来……

      他就是中国陶瓷艺术大师,承“钧瓷泰斗”、“大刘山人”晋佩章衣钵的“小刘山人”——晋晓瞳。

      笃志力行钧瓷烧制工艺的大胆尝试

      晋晓瞳十四岁时,他的父亲晋佩章开始着手研究“卢钧釉”,他被父亲叫到跟前,一边做帮手,一边学习小炉烧制的技艺。时光荏苒,在40年从瓷土筛选、釉彩调配、烧成工艺到造型设计、理论研究等与钧瓷打交道的岁月里,晋晓瞳对钧瓷工艺、钧瓷艺术和钧瓷文化有着深刻的探求和认知。谈及钧瓷的整体特点,晋晓瞳总结说:“钧瓷,不外乎于两点,第一是钧瓷的设计,即造型,是不是很美,是否让观者看着舒服。第二是不是自然窑变,是否让观者有眼前一亮的感觉。其中,‘自然窑变’是钧瓷能够屹立在中国瓷林的独有而重要的符号。”

      业内皆知,在釉色方面,晋家钧窑尤为出色,将钧瓷的釉色变化之美发挥到了极致,这与晋佩章于神垕这片土地几十年的潜心躬耕是分不开的,从“炉钧釉”到“蓝釉”,从“唐钧花釉”到“汝官青釉”,从“铜红釉”到“翠绿花釉”,晋佩章上下求索、筚路蓝缕。作为晋佩章一生心血结晶的衣钵传人,晋晓瞳不仅要能守护前人的光辉,也要有所进步。恪守传统的同时,奋力开创新篇是他的毕生之所求。

      釉是钧瓷的灵魂,而釉的成败与配料工艺和烧制方法息息相关,好的配方远远不足,被称为“火的艺术”的烧制工艺也尤为重要。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过去的十年间,晋晓瞳专注于一件事情:钧瓷柴烧工艺的恢复与发展。

      晋晓瞳说:“柴烧工艺在钧瓷创烧的初期就已经存在,但在元代之后随着煤炭作为窑炉燃料的开发和运用,以及社会环境的变动,使得柴烧技艺逐渐没落,中间断代近七百年。父亲30多年坚持煤烧,也有很多其他钧瓷艺人用液化气气烧。我之所以萌生这个想法就在于,从历史文化的角度来看,宋人当年就是用这样的方式创作钧瓷。据神垕地区考古调查,已知的宋代钧瓷瓷窑大多数是小型的鸡窝窑,窑坑或附近都有柴烬存在。而金元时期的钧瓷窑,窑型要大的多,多数会有炉渣存在。从我个人经历来讲,我是窑工出身,从学徒开始,干的就是开窑、装窑、烧窑一类的活计。柴烧之外的各种钧瓷烧造工艺,都经历并实践过,我内心里就一直想见到采用柴窑烧制方式出来的钧瓷会是什么样子?”

      有了这个想法以后,晋晓瞳很快便付诸实施,2004年11月,晋晓瞳选择放弃父亲惯用煤窑烧制钧瓷的方式,在业内率先采用柴窑烧制方式作为钧瓷作品特定的烧造方法。晋晓瞳作为最早的尝试者,为之付出了许多常人难以想象和忍受的艰辛和努力。

      实验的开始条件很有限,晋晓瞳不顾家人的反对,自费买了个旧厂,先后收集了11吨的老坑木,想着能恢复柴烧。

      “我的愿望是通过柴烧能够重现宋代钧瓷审美的境界。钧瓷烧制方式有两种,一种是装在钵里,一种是直接与火焰接触。柴窑烧制的最大难度是体现在对烧成工艺的掌握。”如今,这一愿望已顺利实现。晋晓瞳一向不会满足于现状,他对未来钧瓷工艺发展的构思仍值得世人所期待。当然,这也许是又一个十年——默默无闻的探索。

      钧瓷行业需要标杆和旗帜

      谈到钧瓷工艺的恢复和发展,自然离不开钧瓷界首位“中国陶瓷艺术大师”——晋佩章。中国陶瓷工业协会艺术陶瓷委员会副秘书长刘志钧说:“钧瓷文化的继承与发展,整个行业都在做。我的老师晋佩章处在文革到改革开放这一转型时期。十年浩劫前后,历尽各种艰辛,把钧瓷技艺继承下来了。建国以后,面对部分关键钧瓷工艺缺失、从业人才十分匮乏的情形,我老师用了几十年的时间研究制瓷工艺、釉料配方,随后都无私奉献,使得整个钧瓷行业在发展起步时受益。今天钧瓷的繁荣,同老师当时不计私利的态度是分不开的。

      钧瓷同其他瓷种相比,从业门槛较低。钧瓷在五大名瓷中,发展程度相对好一些。

      面对当今钧瓷的发展现状,晋晓瞳说:“从建国后钧瓷的恢复烧制到今天,短短的几十年间,时代背景发生了巨大变化。如今,社会经济发达,文化事业繁荣,正是发扬传统工艺美术的好时机。现代钧瓷在历代钧瓷艺术积累的基础上发展诞生的,相较于传世钧瓷的造型典雅、古朴厚茂、釉色莹润、工艺精良等特点,现代钧瓷造型与装饰风格浑然一体,在釉色变化上,多以自然窑变的红蓝系列釉色相互交融渗透,色调灵活多变、变化神秘微妙,充分显示出含蓄、柔润、浓烈的古典魅力之美。可以说,现代钧瓷是继宋代传世钧瓷之后,钧瓷文化发展时期的又一个典范,在艺术成就方面与宋代钧瓷双峰并峙,可以说是盛况空前。然而,相对于国内外其他瓷区和瓷种而言,钧瓷的发展似乎缓慢而古老。”

      “钧瓷行业的崛起需要行业标杆。由于行业发展的特殊性,大部分钧瓷从业人员在以前只知道埋头烧瓷,品牌建设和文化提升的意识都不是很强。随着时间的推移,大家都重视到品牌的发展。在我看来,如果一两家钧窑率先做出名堂,将非常利于整个地区的发展。钧瓷行业发展需要旗帜,有引导的行业才是能够茁壮发展的行业。”晋晓瞳补充说。

      编辑: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钧瓷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钧瓷网]的价值判断。
相关内容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