钧瓷,泥土在烈火中涅槃-钧瓷网
      分享到:
    • 钧瓷,泥土在烈火中涅槃

      作者:匡彧2015年06月12日 来源:深圳特区报

      钧瓷,堪称瓷器中的魔幻现实主义玩家,以“入窑一色,出窑万彩”成就芳华。火与土激烈碰撞,窑变出炉的,乃天作之物。刻意人为,竟造就天意之美。钧瓷就这样美得声东击西、难控其踪。当代钧瓷艺术家王秋红执着于钧瓷创作已有二十余载,寂寞前行中,她与这门古老的技术、艺术相拥对语。聊钧瓷,她实在可以说得很多。

      始于唐,盛于宋,创新在当代

      在古代中国,今天河南省的禹州市属于钧州,这里出产的瓷器名为钧瓷,钧窑之名也由此而来。

      钧瓷是中国宋代五大名窑瓷器之一。现在普遍认为,钧瓷始于唐代,精致文艺的宋代则给了钧瓷快速发育的沃土,特别是官窑的建立,将优雅的宫廷趣味和不计成本的制作手段合二为一,钧瓷一举进入艺术生命的辉煌。两宋灭亡后,钧瓷在战乱中日渐凋敝。至元代,这项汉民族的技艺得以复兴,真正的钧瓷窑系也正是在这一时期形成。但元代钧瓷多粗拙,充满匠气,毫无艺术性可言,根本无法望宋代官窑作品项背,与宋代民窑作品也相距甚远。清代,钧瓷曾有过艰难的复兴,但远未达到曾经的规模和高度。近现代钧瓷又遭受几次冲击,直至近几十年,才在稳定的环境中重逢生机,一吐艺术生命的花蕊。

      钧瓷与其他中国瓷器有一个显著区别,它有一个极为神奇的烧制特点——窑变。王秋红老师解释说,钧瓷的胎体在入窑前并没有颜色,而在煅烧17-24个小时后,胎体原材料中的矿物质会发生奇妙复杂的变化,色釉可以变幻出万千气象,颜色纹路可以穷尽所想,完全超出创作者的预期。这种不可预期的美,完全可遇不可求,既独一无二又不可复制,这也是钧瓷独有的魅力。

      禹州地区的陶土富含铁、铜等矿物质,专有的地域性成就了只有该地区的出品才能称之为钧瓷,而火焰的淬炼助其完成特殊性和唯一性,由此,钧瓷的艺术性剑指高崖。

      窑变釉色姿态万千

      王秋红老师介绍道,每创作一件钧瓷作品,都是一轮时间精力的付出。从设计器型到制作完成胎体,这个过程一般需要两个月时间。作品进入烧制阶段,创作者也随之进入备受煎熬的一天一夜,怀揣忐忑,猜测窑中作品的效果。直到出窑后经过12小时冷却,一件作品举在手中,两个多月的辛苦才算看到成效。而天意弄人,最后出窑的作品难成所愿,也是每个钧瓷创作者经常遇到的苦事。

      钧瓷实用性较弱,日用瓷器中很难见到它的身影。王秋红老师解释说,钧瓷一般为摆件,出现在日用品中只有茶壶。因为本身有釉,钧瓷茶壶泡茶也不如紫砂壶入味。但成也为釉败也为釉,钧瓷之美,正来自于自然窑变釉色。在钧瓷发展最辉煌的宋代,工匠们已掌握了窑变单色釉、窑变斑釉、窑变花釉等技术,其中,窑变花釉艺术价值最高,自然窑变出的丁香紫、海棠红、丹红都是不期而遇的天赐神作。

      作为当代优秀的钧瓷艺术家,王秋红在釉方的创新变化上创出了自己的特色。其作品从传统的“红白青蓝紫”和“蚯蚓走泥纹”中脱颖而出,代之以饱满而淋漓的釉质,大器天成,配合别致的器型,在盎然的古意中生发出一派新奇的时尚。说到钧瓷精品,她说自己很喜欢一件作品,近看釉彩像一只翻飞的孔雀,远看又像一只奔跑的鸵鸟,完美体现了钧瓷窑变之美无意又刻意的特点。

      收藏不受“年龄”限制

      王秋红老师表示,业内形象地将钧窑称为“涕笑窑”,意指一件陶胎进窑之后,经过24小时的火焰粹炼,一切皆在不可预测之中。烧制过程结束,出窑的作品可能让你啼哭三日,所有心血付之一炬;也可能让你朗笑青天,叹神冥助我,又一件卓世珍品迤至人间。钧瓷之美之稀也正是在这出其不意之间。独一无二,正是人们品赏收藏钧瓷作品最直接的快乐。

      王秋红介绍说,品赏钧瓷,可以从历史价值和艺术价值两个方面入手。古代流传下来的作品,时代的久远和稀缺性令其文物价值非常高,收藏价值高是毋庸置疑的。而与其他藏品不同得是,“年轻”的钧瓷作品凭借自身的艺术价值在收藏市场上也独领风光。因为烧制过程中不可预期的窑变,每一件钧瓷都与众不同,独特性和唯一性决定了它的市场价值和收藏价值,而且,这两个特性也让赝品无法生存,没人能仿制出一模一样的第二件钧瓷作品,包括原创者本人。

      把玩一件钧瓷,每个收藏者都能说出自己的一套方法。王秋红说得很简单,但很实用。她说,好的钧瓷会随着时间变得釉色油润,摸上去细腻温滑。摆放在那里,既与周围协调和睦,又自带凛凛个性之美。有时,沉静之中,还可听到它开片的碎响,生命气息缭绕屋梁。

       

      编辑: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钧瓷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钧瓷网]的价值判断。
相关内容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