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秋红和她的“秋红钧”-钧瓷网
      分享到:
    • 王秋红和她的“秋红钧”

      作者:钧瓷小友2015年07月08日 来源:钧瓷网

      摘要:王秋红, 1971年6月生于钧瓷之都禹州,钧瓷界第一个自创窑口的女艺术家,70后新一代钧瓷大师的代表性人物,集河南省工艺美术大师、河南省陶瓷艺术大师、中国钧瓷工艺大师等多个响亮头衔于一身,其作品有“秋红钧”之美誉。

      她是钧瓷界第一个女窑主

      王秋红,1971年6月生于钧瓷之都禹州,经商的爷爷和喜爱收藏的父亲对她影响很大,与钧瓷的缘分在儿时便已开启。“土改”后虽然家境一贫如洗,但后来的工艺品摆件、钧瓷、字画是父亲收藏的最大爱好,在这种家庭环境下成长,耳濡目染,兄长喜爱上了绘画、书法,而身为女孩的王秋红,则在每天的擦拭、触摸中对钧瓷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高中毕业后,王秋红进入到禹州市液化气公司上班,在煤转气的时代,液化气公司是禹州企业经济发展最好、最有前途的单位之一。偶然一次,一位领导问“你懂钧瓷吗?你喜欢钧瓷吗?”王秋红并不明白其中深意,就根据从小的耳濡目染说出了自己对钧瓷的理解,领导听后顿觉眼前一亮。后来才知道,当时中国钧瓷研究所正在招聘讲解员,正是因为王秋红喜欢钧瓷,又在液化气公司工作,了解火性,知道如何更好的控制火候,最终她得以进入研究所工作。

      1995年,正是这次看似偶然,而又必然的机会,开启了王秋红的钧瓷从艺之路,从儿时的兴趣,变成了后来的工作。她放弃了人人羡慕“金饭碗”, 几经推荐,进入到当时被誉为钧瓷艺术最高研究机构的中国钧瓷研究所做了一名普通的讲解员。看似普通的工作,却让王秋红如痴如醉,每天都能看到心爱的钧瓷,能和钧瓷对话,和钧瓷界中艺术大师们对话,和收藏家、陶瓷专家、学者们对话,每天都能涉猎和汲取钧瓷艺术的丰富知识和营养。在钧瓷研究所工作的六年里,王秋红如饥似渴,无论是钧瓷文化理论还是钧瓷制作工艺,都取得了长足的进步,为后来的钧瓷事业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2001年初,郑州大学物理工程学院高正耀教授到钧瓷研究所调研,凭借对古陶瓷的了解,对现代钧瓷文化的理解,在讲解和后来的学术交流中王秋红的突出表现引起了他的注意。又是一次看似偶然的机会,在高正耀教授推荐下,王秋红进入郑大物理工程学院学习,后进入郑州大学陶瓷艺术研究中心,师从阎夫立、高正耀、李国霞等老师。郑大的学习生活是紧张的也是丰富的,从阎夫立老师那里她学到了“勤、精”二字,为以后的做学问、成立工作室、做作品都起到了很大的启发和促进作用。

      “钧瓷的魅力折服多少中外来客,而作为土生土长的禹州人,有能力,有责任,为自己喜爱和感兴趣的钧瓷‘钧’上添花。”2005年,34岁的王秋红离开了郑州大学,重新回到钧瓷故里禹州,与丈夫一起成立了钧缘阁工作室,“做钧瓷就做过去没有的”、做钧瓷给有“缘”人、“与钧有缘,趋之秋阁”是钧缘阁一词的来源,也是钧缘阁工作室的文化定位,“秋红钧”自此开启。

      所谓“厚积而薄发”,2008年,在钧缘阁陶瓷艺术工作室成立的第三个年头,王秋红即因其在钧瓷烧制和创新方面的突出贡献,先后被河南省工艺美术协会、河南省陶瓷玻璃协会授予“河南省工艺美术大师”、“河南省陶瓷艺术大师”两项荣誉称号。

      2009年,由中国工艺美术协会等主办的第十届中国工艺美术大师作品展在杭州举行,在这场“以展示优秀作品、传承民族文化、扩大对外交流、提高生活品质”为主题的展览上,有400多家工艺美术企业、380多位国家和省市级工艺美术大师参展,经过层层评选,王秋红的作品《爵》终获中国工艺美术“百花奖”金奖,这是中国工艺美术业内期待和向往的最高荣誉。

      2012年第八届深圳文博会上,王秋红选送的钧瓷作品《大器碗成》在专家组、评审团的层层评选下脱颖而出,一举荣获金奖。深圳文博会是国家文化部、商务部、国家新闻出版总局等部门举办的一次盛会,也是引领文化产业未来发展趋势,打造我国文化产业走向世界的国际知名品牌。这次获奖是深圳文博会举办八届以来,钧瓷作品第一次获此殊荣,同时也为钧瓷走上国际平台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2013年,在全国工商联民间文物艺术品商会主办的首届“中国传统工艺大师”评选中,专家组不看名头,只看作品和本人在本行业中的贡献,经过认真严格筛选,评选了在各自领域里对工艺美术创作孜孜追求,创造出一定文化底蕴深厚、风格独特的艺术佳作的艺术家,王秋红凭借其强大的实力,脱颖而出,最终摘得首届“中国钧瓷工艺大师”桂冠。

      2014年11月,有着亚洲规模最大、历史最久、国际化程度最高之誉的艺术品交易盛会——第十八届上海艺术博览会在上海举行,王秋红受邀参会,其作品优美的造型,绚丽的色彩,一亮相便受到了国内外藏家的极大关注,特别是年轻藏家的青睐,在国际平台上彰显了钧瓷的独特魅力,其作品也被誉为“传统钧瓷国际化的典范”。

      她的作品被业内誉为“秋红钧”

      在钧瓷制作中,王秋红极其强调“变”, “变是钧瓷的命脉,创新是钧瓷发展的唯一途径。钧瓷是一种特殊的艺术品,只有通过创新走精品之路,钧瓷才有未来,才有市场。”在她看来,钧瓷之所以列为五大名瓷,就是因为它独特的“窑变”,它的“变”与众不同,相同的型,相同的釉,相同的窑炉,一经烧制,就有不同的变化,钧瓷的精髓就是“变”,而做瓷人更要顺其天意,顺其变化,顺其自然。自钧缘阁成立之初,王秋红就走了一条源于传统而又打破传统的求索之路。

      王秋红在钧瓷制作上大胆创新和尝试,从选材、造型、釉色、纹理到烧制出炉,都是在传承法古的基础上,重在突出一个“变”字。一开始不少人将其作品视为彩瓷,她也曾尝试烧一些传统的钧釉,但很快又被自己否定。在釉色上,王秋红追求的是科技加艺术,其作品釉色不再局限于“红白青蓝紫”和“蚯蚓走泥纹、珍珠点”的宋钧遗韵,更多是以饱满浑厚、酣畅淋漓的釉质,通过炉火的煅烧来实现激情奔放的色彩,如厚重神秘的“黑唐钧”、文雅朴实的“鸽子蓝”和富有时代气息的“铁皮釉”、斑驳离奇的“火焰纹”……比如其创作的“田园系列”“知秋系列”“华夏系列”“佛教系列”等作品,一件件都散发着金属光泽,拥有着金属的纹路,更富视觉冲击力,更符合现代人的审美观,尤其是那些形态夸张而又不失逼真的人物瓷,被赋予了求变的钧瓷理念。

      在王秋红的艺术世界里,钧瓷作品是艺术家思想的直接体现,除造型外,釉色也可以体现其思想。釉是由型决定的,有釉没型,或有型没釉都是不完美的,两者的完善结合才是一件艺术品。王秋红认为,钧瓷之“变”是钧瓷的灵魂,千钧有万变,而“变”的不是钧瓷,是人,是思路,是“心”在变化,“心”变则钧“变”,燃料的“变”,窑炉的“变”,造型的“变”,施釉方法的“变”等,都要我们用心去把握和驾驭,才能充分的产生“变”化,因为一切皆因“变”才是唯一的不变。

      王秋红在釉色的创新变化上创出了自己的特色,其灵感主要来自两个方面,第一个是有意追求的窑变,釉色要为型服务,为型做嫁衣,是有所追求和摸索的结果;第二个是天意,是梦,浑然天成又出人意料所形成的釉色效果。“这两种窑变效果又都不在我们的把握中,所以为了我心中的‘色’能以实现,我会不断地去追我之‘器’,求我之‘釉’,圆我之‘梦’。”她的作品从传统的“红白青蓝紫”和“蚯蚓走泥纹”中脱颖而出,代之以饱满而淋漓的釉质,大器天成,配合别致的器型,在盎然的古意中生发出一派新奇的时尚,形成了鲜明的独树一帜的艺术风格和钧瓷表现语言,具有极强的陈设性、装饰性和实用性,被视为品位的象征,受到收藏界特别是年轻人的青睐。由于在钧瓷造型、釉色创新上形成了独特的风格,王秋红迅速走红,其作品也赢得了“秋红钧”的美誉。

      “型为本,釉为魂,型为釉美仑,釉为型美幻,型有心生,手随心动,融情入意,变而化之。器型,是具体的,有形的,具有一定实用功能的,是我们可以融会贯通、信手把握的。所以器型的变是思想的变,是关键。传统是根,‘变’的根基来源于传统,传统和现代是一脉相承,过去的是历史,现代的是发展,没有变化就没有发展。”王秋红如同一个高明的化妆师,将不同的釉色恰到好处地融入不同的造型中。在她眼里,钧釉好比一块上好的衣缎,但让什么人穿,是做唐装还是做中山装,也就是根据钧瓷情况而“量体裁衣”,对于钧瓷来说,必须做到造型跟釉色相匹配。

      思路的“变”化,手法的“变”化,就产生了钧瓷的与众不同,王秋红选材大胆尝试,制作工艺“精益求精”,造型设计“我塑我型”,配釉上釉“奇思妙想”,烧成方法“稳中求变”,最终形成了自己的风格,得到了业内的高度认可。2012年深圳文博会上,王秋红的作品《海之恋》格外引人注目,凸显了钧瓷“岩石与火的艺术”。作品采用了远古彩陶造型——双系罐,但只用了一个柄,而且纹理包容了钧瓷从古到今的所有代表性纹理,而釉色从天青色、鸡血红、玫瑰紫、丁香紫到月白色,几乎包容了钧瓷的所有色彩,十分难得。远古器型、传统釉色加上现代设计,可谓钧瓷集大成之作。

      2015年是钧缘阁工作室成立10周年,在这10年里,王秋红从当初的单枪匹马到现在拥有一个团队,从当初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到今天拥有多个头衔的钧瓷艺术大师,一路走来,有艰辛、有坎坷、有得失,也正是因为有此,让她体会和感受到了与钧瓷结缘的幸福、责任。王秋红坦言:“做钧瓷就做过去没有的,不是追求怪异,而是做一个时代的代表,以承前启后,承上启下为制瓷目标。”这既是她对钧瓷艺术的追求,也是她坚持做钧瓷的意义之所在。

      编辑: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钧瓷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钧瓷网]的价值判断。
相关内容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