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运不止 日见其新-钧瓷网
      分享到:
    • 周运不止日见其新

    • ——孔相卿谈大师的责任与担当
      作者:李维维2015年09月01日 来源:许昌晨报

      受访人:孔相卿(中国工艺美术大师)

      采访人:李维维(博士)

      访谈地点:孔家钧窑

      我曾不止一次地在展览或研讨会上远远看到过孔相卿先生。他在钧瓷界的盛名与他对钧瓷发展所作出的努力及贡献,无一不令人钦佩。但能像今天这样面对面地进行访谈,于我来说,还是初次。当我们一行走进孔家钧窑时,他正在工作间团泥创作。我们兀自伫立,怯于上前打扰。他却停下手中工作,满面笑容地迎了过来。大师的亲切、随和与平易近人,瞬间消除了我们由敬生畏的紧张感。

      “小器物,大产业”到“最好的继承就是发展”

      :孔老师,您是钧瓷行业的领军人物,并长期坚守在钧瓷创作一线。在您看来,目前钧瓷行业的发展现状如何?

      :就艺术创作而言,20世纪50年代以后,在现代艺术思潮下,受抽象艺术、行为艺术及构成艺术等艺术流派的影响,一部分陶艺家开始重新审视传统的审美观念。尤其是当中国传统的民间艺术风格与后现代主义进行观念碰撞时,一种全新的抛开传统审美思想及实用功能的现代陶瓷艺术应运而生。一批艺术创作的先锋,将现代陶艺引入古老的陶瓷创作中。这些作品将艺术性放置在实用性之前,为现代陶艺走向纯粹艺术作出了尝试。钧瓷陶艺一直都有,孔家钧窑也是瓷区最早做陶艺的一批。它最先作为对传统艺术的一种突破而存在。

      陶艺的新形式对钧瓷本身是个突破。这是重要且必要的,因为古老的钧瓷也需要通过陶艺作品对艺术发展进行引导。尤其十八大以后,钧瓷的发展非常迅速,“神漂一族”应运而生。究其原因,是神垕钧瓷发展到一定状况之后,一批艺术家在长期关注、观察钧瓷的基础上,选择定居下来进行创作。就产业状况而言,艺术创作与产业发展息息相关。社会发展到一定程度之后,物质是很容易满足的,但精神享受是无止境的。人们生活的富足,也将促进钧瓷的实用化发展。

      像钧瓷茶器,2010年在神垕瓷区起步以来,到目前为止,专业生产茶器的厂家已有上百家,并且都找到了自己的具体发展方向。对孔家钧窑乃至神垕钧瓷瓷区的产业未来而言,未来的计划应该是“小器物,大产业”。钧瓷之前没有做这些生活实用器,是由于钧瓷的产业没有发展到目前这样的程度。“器物服务生活,生活成就器物”,紧跟市场、紧跟生活才能与时俱进。钧瓷属于朝阳产业,在十八大之后,产业发展迅速,产品品质也得到了飞速提升。在这一时期,大家纷纷对艺术品市场高度关注,也恰好遇到了逐渐完成的市场转型:由过去礼品市场到收藏市场的转变。

      这种转变,实质上是艺术品从单一审美特性调整为实用器的审美过程。孔家钧窑适应了市场的需求转化,在茶器之后,做了大批的香器、花器,目前已由模仿进入创新。我们过去总在谈怎样将传统的技艺弘扬起来,废寝忘食地希望给这些文化遗产找到好的传承方式。实际上,最好的继承就是最好的发展。

      从“以器定法”到“铜系青蓝釉”

      李:在社会不断向前发展,人民生活水平日益提高,市场已逐渐完成转型,钧瓷也不断呼喊创新发展的现状下,基于作为大师所肩负的责任,具体要做些什么事情呢?

      孔:我认为作为一名大师至少要做到四点:一、致力于将钧瓷艺术走进大众生活。也就是说,一个大师的作用,是把自己所从事的艺术,从博物馆中请出来。二、使传统艺术扮美现代生活。三、从工匠艺人手中将传统接过来,沿着艺术化与产业化两个方向推动其向前发展。四、各个历史时期的钧瓷,反映了当时社会的审美风尚与人的生活需求和科技水平。当下的钧瓷,也要从产品的品种、市场、艺术、科技等方面来把握。其实,这四个方面落实到具体事情上,就是孔家钧窑一直致力于践行的。从20世纪90年代初期到目前为止,孔家钧窑已做了6个具体工作:第一,创立了现代钧瓷生产工艺。过去,日用瓷的生产方法是一法多器,都是以生产日用瓷的方式来生产钧瓷艺术瓷的。我在创作实践过程中,探索总结出了一器多法、以器定法的艺术瓷生产方式,首次创立了现代钧瓷生产工艺流程。第二,打破了钧瓷“十窑九不成”的瓶颈。过去的窑炉技术落后,制约着钧瓷几千年来产业的壮大与发展。在20世纪90年代,孔家钧窑率先引入液化气窑炉,突破了烧制工艺的技术瓶颈,为后期的技术发展奠定了良好的基础。第三,逐渐破解了钧瓷的窑变之谜。例如蚯蚓走泥纹,从偶见到随处可见,再到如何以自然的形式出现。在不断总结和尝试下,这一技术已经被掌握并推广。另外,像鸡血红和醉红两种新釉料,在技术推广后,很大程度上丰富了钧瓷的窑变釉色,推动了神垕瓷区产业的发展。第四,拓宽了钧瓷的艺术表现形式,丰富了钧瓷艺术的表现内容。作品突破了一般器皿类造型,出现了人物、动物,甚至仿真与写实的造型,其中的典型之作便是《伟人尊》。第五,茶器制作带动了钧瓷产业的发展。从孔家钧窑的《中原壶》开始,钧瓷茶器得到了飞速发展。这一举动,使钧瓷具备了由一套小壶扩展到一个产业的可能。而从目前的发展情况看,形成一个完整的茶器产业链指日可待。第六,铜系青蓝釉的研发成功,为今后钧瓷的发展探索了新的道路。青白瓷成就了五大名窑中的汝、官、哥、定四大名窑,铁系青蓝釉让耀州窑、龙泉窑等声名远播。而钧瓷,在北宋时期就以铜红釉异军突起于中国陶瓷届,在世界瓷坛独树一帜。那么,孔家钧窑研发的铜系青蓝釉,将大大提升钧瓷的艺术价值与审美价值,对钧瓷艺术的发展是一个极大贡献。

        从“收藏是一种流行”到“《中原壶》是原始股”

      李:您对钧瓷的贡献之大,所付出的感情之深厚,令我们这些研究钧瓷的年轻学者为之动容。依您看,在现阶段,如何提升钧瓷应有的价值呢?

      孔:首先,我们要先搞清楚,我国古代深受“一器多用”器用观的影响,古人是没有专有陈设器的。器物的制造者深谙宫廷与民间之分,前者是不计成本,后者则是追求物美价廉。工匠的东西,是常化训练,是要有童子功的积淀的。无论是官窑还是民窑,所出的具有较高艺术价值的作品,通常背后的匿名工匠技艺都是精湛的。这放在今天的钧窑也一样,从业人员的素质决定了钧瓷的品质。其次,钧瓷最大的价值是窑变。我是这么理解窑变的:古人发明了钧瓷的那一天,是生活中的偶然,在寻找规律的过程中,又发现了新的偶尔,从而生生不息。窑变的稀缺性与不可复制性,乃钧瓷最大的魅力所在。

      最后,我们对收藏要有清醒的认识,收藏是一种流行。我举一个例子,新中国成立前夕的瓷器发展重镇在景德镇,对瓷器的收藏重心也在景德镇。但从目前来看,收藏界已不拘泥于景德镇,而是在诸多瓷区均有涉猎。另外,我们都知道紫砂壶的收藏价值较高。实际上,紫砂原料并非宜兴一地独有,只是后来宜兴将紫砂做到了极致。对此,钧瓷是急不得的,起码在时间上。当紫砂初具收藏规模时,钧瓷还处在复烧阶段。但我们对钧瓷一定要有信心。第一,我们有上千年的悠久历史。第二,钧瓷历史悠久,是皇室文化的组成部分。第三,景德镇的斗彩、五彩虽然色彩斑斓,但在历史长度上与我们相比明显不足。第四,钧瓷窑变具有不可复制性。时间会说明一切,按照事物的发展规律,我们的《中原壶》是原始股,将会在不远的将来大放异彩。我们的工作在目前就是把钧瓷做好,不能做烂。

      李:是的,当下审美感知的途径,不仅关注器物本身,而且关注作为创作主体的人。您自身作为创作主体,在不进行艺术创作时,有哪些其他爱好呢?

      孔:我业余时间喜欢打篮球、看书和骑自行车,每周至少打两次篮球。在看书的时候,我会查阅地质类、历史类甚至天文类的书,在知道冰川期、冰间期和冰间期后期的同时,也了解了星系的构成,即所谓脚踏实地和仰望星空。另外,我也喜欢骑自行车,爱观察植物、观察山石的岩层结构。这些都是我爱做的事情。我做这些事既锻炼了身体,又可以陶冶情操,还能为我的创作带来灵感。

      中国古人曾经把艺术家个体的才气、内在气质和创造精神看成推动艺术发展的内在动力。就孔相卿先生来说,他的创作精神首先体现在他对钧瓷艺术发展通变法则的把握上。他强调继承,更强调创新,使钧瓷作品“变则可久,通则不乏”,使创作的规律顺应自然规律与时代精神,周运不止,日见其新。其次体现在他在继承的同时反对因袭,拾人余唾。从孔相卿先生对铜系青蓝釉的研发,对逼真形制的探索,对造型形式的丰富等不难看出,艺术的创作或师心,或师气,或师造化,各有所创,自有特色,但内在主体的自觉艺术追求,是创造精神得以发挥的前提所在。

       

      编辑: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钧瓷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钧瓷网]的价值判断。
相关内容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