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窑火,钧瓷世家-钧瓷网
      分享到:
    • 千年窑火,钧瓷世家

    • ——走进神垕系列之周松建
      作者:雅昌作者2015年11月06日 来源:雅昌艺术网河南站

      从周家大院出来,正对着的,就是凤翅山。凤翅山脊婀娜的曲线在碧空之下舒展悠扬,宛若钧瓷优雅的轮廓线条。千百年来,周家先人祖祖辈辈在凤翅山脚,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火红的窑口,染红了凤翅山脉的晚霞。周松建说,钧瓷,跟神垕,跟禹州的地理位置是分不开的。

      太行山奔腾的山势从黄土高原一跃而下,撞上了厚重肥沃的华北平原,形成无数细碎的小山小脉。禹州西部,太行山的余脉环绕而成了一座山谷,好像钧瓷名品莲花碗一般。而这花瓣中间,就是古镇神垕。
      《水经注》有载:“河南阳翟县有夏亭城,夏禹始封于此。” 《竹书纪年》载:“夏禹之子夏启,即位夏邑,大享诸侯于钧台。“作为中国王朝时代的开启,夏朝先祖在禹州掀开了中国文明的曙光。此后数千年间,禹州一直作为华夏文明的核心区域而存在。中原为天下之中,禹州为中原之中。
      汉许慎在《说文解字》中将“瓷”解释为“瓦器,从瓦次。”瓷器烧制最初是先民做瓦器时发展出来的技术。有唐一朝,国泰民安,天下富足,所谓盛世造瓷,地处中原文明腹地的禹州神垕第一次出现了唐花瓷的色彩。
      “花瓷是钧瓷的前身,钧瓷属于北方青瓷的范畴,由于神垕周边矿藏富含铜元素,经高温还原后,便会出现五彩斑斓的窑变效果。”周松建介绍说。
      至宋朝,钧瓷以独特的窑变效果名声大震。宋朝推崇理学,钧瓷古朴自然的窑变效果与宋理暗合,文人皇帝徽宗设官窑于钧台,钧瓷进入御用品的行列。此后近千年的岁月里,虽然官窑被毁,但神垕的窑火却未曾熄灭。
      周松建站在自家古窑口说:“传承,是钧瓷最重要的历史。“钧瓷的千年历史就是无数匠人呕心沥血的创作历史。后来,底部刻有“周家造至元七年“钧瓷碗残片现世。这是有史以来,最早有姓氏记载的钧瓷残片,也是周家最早烧制钧瓷的有力见证。
      周家的这一把火,将钧瓷艺术的传承之路,映衬得更加明亮。
      现在的周家钧窑,就是在周家古窑的遗址上建立起来的。阳光透过古窑的顶口,为窑内的一点一滴披上一层朦胧的诗意,透过微弱的光芒,似乎能看到这小小的空间内,千年不灭的窑火映耀出变幻莫测的釉色。
      站在古窑旁,周松建似乎回到了自己年轻的岁月,1982年,19岁的他跟着父亲在窑旁留下的每一滴汗水。
      建国之后,周恩来总理亲自指导钧窑的复烧工作,周松建的父亲周有老先生进入新建立的国营禹县神垕瓷厂(钧瓷一厂)工作。当时为了推进钧瓷复烧工作的开展,禹县政府专门到陕西请回了老艺人卢广东,周有便在老先生的指导下开始了钧瓷烧制技术的学习。由于钧瓷官窑断烧时间已逾千年,当时的老艺术家只能依靠文物器形,凭借民间工艺品的烧制经验进行摸索。事实上,这个小小的钧瓷实验组,一步一步打开了新中国钧瓷艺术的大门。
      钧官窑断烧千年之后,周家为钧窑的重燃,添了一把火。
      1996年,第一届中国钧瓷艺术香港(国际)研讨会在香港举行,年逾七旬的周有老先生在现场表演手拉坯技术,博得满堂喝彩。将一生奉献给钧瓷,完全是源自老先生对于钧瓷的痴迷。即使身为他的儿子,周松建也是逐渐才明白父亲对于钧瓷的痴迷有多么深刻。
      老先生在钧瓷一厂工作的时候,主攻的项目就是大件作品。古人有云“均不盈尺”,窑变效果需要相对较高的温度来保证,大件作品由于面积较大,烧制失败的几率成倍增长。经过无数个日日夜夜的试验,老先生在器形、窑炉、胎釉配比不断探索,终于改写了这个历史。1978年,周有设计了1.78米的大型钧瓷观音瓶,被选作陈设品陈列在毛泽东纪念堂。这次成功给予了老先生极大的信心。
      自此,他不断地刷新着自己创作的记录,1.56米、1.76米、1.86米。1992年,周有第一次在钧瓷大花瓶上加入了双龙浮雕,将自己的艺术造诣推向一个新的境界。
      自幼在父亲创作背影下长大的周松建, 也跟随父亲的步伐走上了钧瓷创作的道路。1982年,他进入钧瓷一厂学习钧瓷烧制。次年,父亲退休赋闲在家,父子两人有了更多的时间来共同创作。经历过系统学习的周松建,也能更加领会父亲对于钧瓷的感情,那种对于钧瓷之美的痴迷。
      谈及钧瓷,周松建口中最多的一个词就是“传承”。2000年,周松建在周家古窑的遗址旁边建立了周家钧窑。周家,这个传承了近千年的钧窑世家,真正开始了独立烧制的历史。周松建开始以自己的努力来传承周家钧窑的金字招牌。老先生生前曾向周松建介绍过一种鹦哥绿的釉色,是钧瓷在特殊情况下产生的零星窑变效果,形成如翡翠般诱人的碧绿釉色。周松建在鹦哥绿的基础上,加入其他矿物,研制出了以鹦哥绿为基础色调,绿中透红,红色斑驳的釉色,并命名为“翡翠飘红”。老一辈的愿望,在新一辈的努力下得到了实现。周家钧窑世世代代的传奇故事,又一次上演了。
      人人说传承的年代,周松建传承的不单单是祖辈的技术,更多的是他们对于钧瓷那一份坚守和崇拜。在商品经济发达的现代,周松建固执地以艺术品的态度来经营品牌。也正是这种真实的态度,让周家钧窑享有盛誉。盛名之下,周松建心中惦念的,始终是钧瓷繁复精深的艺术魅力。他肩负的,不仅仅是周家钧窑四个字,还有父亲一生的心血和周家每一代瓷人一滴滴的汗水。
      神垕人经常自称“手艺人”,事实上对于周家人而言,钧瓷已经不仅仅是一门赖以为生的手艺,它更是一种精神寄托,是他们实现人生价值的方式。周家世世代代对于钧瓷艺术的追求,也提升了钧瓷作为中国传统文化的艺术水准。这种人和瓷水乳交融精神的继承和发扬,才是周松建口中“传承”的真正含义吧。
      编辑: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钧瓷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钧瓷网]的价值判断。
相关内容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