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会妙”到“再创造”-钧瓷网
      分享到:
    • 从“会妙”到“再创造”

    • ——李建峰《大唐梦华》钧瓷壶作品赏析
      作者:李维维 /文 2015年11月24日 来源:许昌晨报(13版) 

      秋末,朋友送我一把钧瓷壶,说天干气燥,让我多喝茶,修身养性,并告诉我这是钧瓷大师李建峰的新作——《大唐梦华》系列钧瓷壶之一,很贵,不要轻易送人。

      晚上,从学校回到家里,洗漱之后,打开盒子,先睹为快。木制的盒子很精美,解开包裹壶的绸布,一把精美的钧瓷壶呈现在我面前,一下子吸引了我。这是一把我从没有见过的钧瓷壶,壶体下半部分呈黑褐色,跳刀工艺处理,精细匀称;壶体上部、壶嘴、壶盖饰钧瓷釉,壶把用仿古黄铜做成。这把壶造型端庄雅致,品相古朴厚重,釉质玉润透活,斑斓的釉色起到了画龙点睛的效果。

      将壶烫洗过后,泡一壶大红袍,顿时清香四溢。提起钧瓷壶往杯子里倒茶,壶嘴出水干净利索,密闭性极好,手感舒适。第一次用这把壶,我就喜欢上了它。

      壶作为传统器物之一,人们耳熟能详。早在唐宋时,我国的茶文化已进入全盛时期,社会上嗜茶成风,以饮茶、品茶为大雅之事。士大夫阶层虽不屑于家中杂务,却对茶事不厌其烦、精心操作。此时,用于茶事的器具(即茶具)应运而生,甚而有“借具之美来烘托茗之佳”的说法,尤见茶具的重要性。盛唐之际的长安,鲜衣怒马、万邦来朝,一派盛世。受中国传统饮茶文化的影响,日本在汲取煮水器特征的基础上,在江户时期创烧出铁壶。

      随着历史的不断发展,作为煮水器的水壶同其他饮具、食具一样,经历了一个从无到有、从共用到专一、从粗糙到精致的过程。随着茶类品种的增多,饮茶方法的不断改进,饮茶阶层的增多,逐步形成茶文化,茶壶的制作技术也不断完善。

      在禹州市钧瓷瓷区,虽然茶壶的制作较宜兴紫砂壶晚许多年,但经过近年来的快速发展,钧瓷壶的制作工艺以及艺术价值与实用价值,不仅满足茶叶本身色、香、味的形式美,而且因其釉色窑变的不确定性受到了藏家与市场的青睐。在见到李建峰的《大唐梦华》系列钧瓷壶之前,对他的手造钧瓷壶的认识还停留在2015年度中国工艺美术百花奖金奖的殊荣上。而他的《大唐梦华》系列作品,在工艺上、釉色上、器型上、装饰上以及艺术价值上无疑又有了质的飞跃。

      近日,随朋友到李建峰大师的东升钧窑参观,有机会欣赏了大师的《大唐梦华》系列作品。东升钧窑茶室古朴雅致,长方形的茶台古香古色,在沉香袅袅中细品香茗,沁人心脾、恬然自得。旁边的桌案上依次陈列的三把壶格外醒目,大小呈渐变形,逐渐变小。初看,三把壶采用相近的表现手法:首先,壶盖以及摘钮的部分施以钧釉,俯观之色彩斑斓流动,与壶内开水氤氲出的白色雾气相得益彰,给审美者以动态的审美体验;其次,未将吉祥寓意、理想、期望、信仰等以图案的形式直接具体到壶体上,而使用跳刀工艺在器身上留下弦纹,经过高温烧制的壶身通体呈现出金属光泽,给人以想象的空间;最后,在壶把的创意上独辟蹊径,提梁如虹,虽设计为活动的,但仍以不经常左右弯折为佳,巧妙避开了金属与瓷接触部位过多的摩擦损耗,使之站立稳定。

      从三把壶器型上看,腹部浑圆饱满,器身的弦纹分布均衡,壶的直线与弧线交错运用,转折处明快流利,观之若古拙浑憨。提梁及盖的造型设计突出,形成方中有方、方中带圆、圆中含方的构图,充分掌握雕塑与空间关系的美学概念。壶身丰厚圆满稳住了上半部飞扬的劲势,流则浑厚有力。从色彩上看,外表虽铁黑沉沉,却暗藏玄机。细细端详壶身,竟在光照的不同角度一方面显现了钧瓷的窑变特征,另一方面表现出日本铁壶的厚重金属感,实在令人叹服。从使用上看,冷热急变性能好。寒冬腊月,壶内注入沸水,不会因温度突变而胀裂;同时,胎质传热缓慢,泡茶后握持不会烫手。

      纵观《大唐梦华》,从艺术创作的视角来看,实属形式与内容相统一的一种创新。无论是钧瓷窑变还是铁壶形制,创作者试图在两者之间寻求的契合点与作为审美者和观赏者的我们在某种程度上已产生共鸣。但就钧瓷壶创作而言,李建峰大师的钧瓷壶无疑是成功的。这种对钧瓷艺术和工艺特性了然于胸的把握与应用,结合铁壶的艺术特质所创作的《大唐梦华》,是在发展中对钧瓷文化的传承与保护。从实际的销售情况看,其在受众中获得了共鸣与认同,在这个前提下产生了“会妙”的审美感受,使受众体悟到了“独特性”与“再造性”。

      编辑: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钧瓷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钧瓷网]的价值判断。
相关内容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