钧瓷大师李建峰:一壶一乾坤-钧瓷网
      分享到:
    • 钧瓷大师李建峰:一壶一乾坤

      作者:吕超峰 王增阳2016年01月29日 来源:许昌日报(06版)

       

      1.jpg

      李建峰近影。 

      名家名片

        李建峰,男,1963年出生于禹州市神垕镇,毕业于江西景德镇陶瓷职工大学;1981年到禹州钧瓷一厂参加工作,历任技术科副科长、研究所所长、副厂长、厂长等职;为河南省陶瓷艺术大师、中国手工艺术大师、河南省高级工艺美术师、河南省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钧瓷烧制技艺)传承人、高级陶瓷工艺师、中国工艺美术协会会员、河南省陶瓷专家委员会委员,现任河南省陶瓷协会常务理事、中国陶瓷工业协会理事、河南省钧瓷文化研究会副会长。

        也许在1949年父亲从火龙前往神垕谋生时,冥冥之中就注定了李建峰与钧瓷的结缘。

        但最初作为炊事员被招入神垕钧瓷一厂,李建峰未曾想到有一天会将自己的全部心血倾注在钧瓷艺术之上,成为钧瓷大师。

        如今的李建峰,在钧瓷艺术之路上找到了自己的“知音”,以巧夺天工的钧瓷壶展现着自己的创作思想。

        新春前夕,记者在神垕镇东升钧窑见到了刚刚从工作室中完成钧瓷壶造型设计的李建峰,净手、泡茶,他与记者聊起了自己的钧瓷创作之路。

        伴钧而生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千年窑火养育了无数与瓷相伴而生的神垕人,相比于祖祖辈辈生于斯长于斯的本地人,祖籍禹州市火龙镇的李建峰却与钧瓷有着更深的渊源。

        “我是在神垕钧瓷一厂出生,也是在一厂成长起来的,当年的很多老师傅都记得我。”李建峰说,1949年,自己的父亲和伯伯从火龙前往神垕谋生,从事的工作就是烧窑。1956年,父亲进入钧瓷一厂工作,给钧瓷老艺人卢广东打下手复烧钧瓷。1958年,李建峰的母亲也从扒村瓷厂来到钧瓷一厂工作。

        1963年,李建峰出生在钧瓷一厂。从幼年时的蹒跚学步,到少年时期的嬉戏玩耍,李建峰看到的是不灭的窑火,是入窑一色、出窑万彩的钧瓷,是钧瓷艺人们做造型、上釉色、烧瓷器的身影。

        1980年,高中毕业的李建峰进入钧瓷一厂工作,从事的却是与钧瓷烧制毫不相关的工作,当一名炊事员。喜爱钧瓷的李建峰并未沮丧,在闲暇里,他翻阅资料,向老师傅请教,摸索着钧瓷烧制技艺。那一年,中央美院的梅建鹰、袁运生等教授来钧瓷一厂进行创作,在为袁运生准备饭菜的同时,李建峰抓住机会,向他请教艺术创作的种种知识,如饥似渴地接受着新思想。勤奋好学的李建峰引起了袁运生的注意,在他的多次推荐下,李建峰被破格调入钧瓷一厂实验室。

        在当时,钧瓷一厂实验室可谓高手云集,李建峰跟随晋佩章、王广振、张广木、王怀卿等老师学习钧瓷拉胚、配釉、烧制等,不断提升着自己的钧瓷技艺水平。其后,好学的李建峰通过成人高考,1984年考入江西景德镇陶瓷职工大学,在陶瓷工艺系进行了为期三年的专业系统学习。

        学成归来的李建峰回到钧瓷一厂,先后担任过技术科副科长、副厂长、厂长等职。有长期的钧瓷烧制经验,又经过系统的专业理论学习,李建峰在钧瓷釉方和钧瓷理论方面收获颇丰。1989年,他牵头研制的“仿宋兰钧釉”喜获成功。1990年,他设计制作的钧瓷《鸡心碗》荣获江西景德镇首届国际陶瓷艺术节三等奖。

        在钧瓷艺术中开启自己的人生之路,李建峰与钧瓷的感情再难割舍,但钧瓷一厂在时代的变迁中逐渐没落,可他对钧瓷的执着追求却越来越炙热。

        志在钧苑

        “塑物之前,吾自先修;以诚为本,志身钧苑。”这是李建峰铭记于心的人生格言。离开钧瓷一厂后的李建峰,在创办自己的窑口之前辗转于神垕各大钧瓷窑口做技术总监,为他们掌控钧瓷烧制。

        “其实还是放不下钧瓷。在各大窑口做技术总监时,我有了更多的自由去展现自己的创作思想,但这远远不够。”李建峰说,2002年,他辞了当时的工作,开始思索自己的钧瓷之路到底该如何走。茫然之时,李建峰将自己沉浸在钧瓷理论的学习中,也不断向老师傅们请教。“在钧瓷行业苦苦探索多年,总要有属于自己、能被人记住的作品吧!”正是怀着这样的念想,2002年,他创办东升钧窑,开始自己的独立创作之路。

        在百花齐放的钧瓷界,如何闯出属于自己的一片天,李建峰靠的是盘、是壶。

        “创建东升钧窑,是为了创作属于自己的钧瓷珍品,而我首先想到的,就是钧瓷挂盘,因为有一件钧瓷挂盘在我的心中留下了太深的烙印。”李建峰说,那就是1974年神垕钧瓷二厂烧出的挂盘《寒鸦归林》。这件作品釉色幻化出“百鸟归林”的景象,成为钧瓷历史上的经典之作。著名作家姚雪垠欣赏之后连连赞叹,随即赋诗一首:“出窑一幅元人画,落叶寒林返暮鸦。晚霭微茫潭影静,残阳一抹淡流霞。”

        将自己的构想做到极致,李建峰追求的是“百盘竞秀”。在李建峰看来,挂盘是展现钧瓷窑变艺术的绝佳平面载体,盘子之于钧瓷艺人,犹如土地之于农民、宣纸之于画家,可以任你在上面驰骋,淋漓尽致地展现钧瓷窑变艺术的魅力。

        在东升钧窑的展厅中,100个钧瓷挂盘整齐地摆放在展柜上。他的钧瓷挂盘手拉坯成型,釉色莹润,窑变自然,或高山飞瀑,或夕照晚晴,或春意盎然,浑然天成,意境深远,正所谓“雨过天晴泛红霞,夕阳紫翠忽成岚”。

        数十年的丰厚积淀,使李建峰的钧瓷作品闪耀钧瓷界,而他并不满足,致力于开拓出新的钧瓷天地。这一次,他选择的是钧瓷壶。

        一壶一乾坤

        “钧瓷是火的艺术,钧瓷艺术是我的毕生追求。如何使钧瓷传统艺术走向世界,是我一直在思索的一个问题。”李建峰曾这样说。在钧瓷挂盘之后,他选择了钧瓷壶作为自己艺术生涯的又一片沃土,辛勤耕耘。

        “在神垕,烧制钧瓷茶壶的时间不短,但都粗陋笨拙,而钧瓷较大收缩率使烧制出来的茶壶常常出现变形及壶盖和壶身嵌合不严等问题。”李建峰说。2007年,清华大学的张守智教授谈到钧瓷壶时说:“从唐到宋,执壶一直是北方诸窑,包括钧窑的主打产品。钧窑的壶,为什么不能做得精细点?为什么不能走向实用,接受市场的考验?”

        一语惊醒梦中人。李建峰开始尝试摸索着做钧瓷壶。为了解决烧制过程中常常出现的壶被烧裂、壶盖和壶身嵌合不严、釉厚容易流动将壶盖和壶身粘连在一起等问题,他反复前往宜兴学习借鉴紫砂壶的制壶技巧和经验。2007至2008年,经过一年多时间的反复烧制实验,令他满意的钧瓷壶终于烧制成功。

        李建峰的钧瓷壶,壶口壶盖丝丝相扣,浑然天成。他烧出了小如指盖的钧瓷壶,烧出了满釉钧瓷壶,也为神垕钧瓷界探索出一条发展道路。但李建峰并不满足,他思索的是在可供把玩的钧瓷壶上,融入独特的创作理念,形成自己的风格。

        《大唐梦华》《清风竹韵》《冰清玉洁》等钧瓷壶系列的相继创作完成,让人们提起李建峰,想到的就是钧瓷壶。在神垕风起云涌的制壶热潮中,李建峰淡定自若。他跳出了钧瓷壶原有的框架,摆脱紫砂壶风格的桎梏,开创了属于自己的钧瓷壶风格。

        李建峰拿出一把《大唐梦华》壶,这把壶造型古朴端庄,壶体呈灰黑色,上有玄纹环绕,玄纹间用跳刀技术过渡;壶嘴、壶盖施钧釉,瑰丽缤纷的窑变釉色与古朴雅致的壶体形成梦幻般的组合,既有铁壶金属般的质感,又诠释了钧瓷的窑变特色,让人过目不忘、爱不释手。

        2015年,李建峰创作的炉钧釉钧瓷壶《代代福》被中国紫砂博物馆永久收藏,成为进入紫砂艺术神圣殿堂的首件钧瓷壶作品。《大唐梦华》系列之《禅意壶》,在2015年度中国工艺美术百花奖评选活动中荣获金奖……

        如今的李建峰,成绩斐然,获奖不断,但在东升钧窑中,最容易找到李建峰的地方,一定是他的工作室。有友人结伴寻他聊天儿,见他在工作室创作,就未叫他,而是先去茶室沏茶等他,可直到中午他才起身,而且根本不知道友人何时来了,让友人苦等了半天。此事成了朋友间的一段笑谈,大家戏称李建峰关门拉坯时就像“老僧入定”。

        “钧瓷艺术没有最好,只有更好,对艺术的追求是无止境的。钧瓷的创新空间很大,只有了解钧瓷,才能做好钧瓷,才能去谈创新,否则就是无根之木、无源之水。”李建峰说。

        静下心来,耐得住寂寞,只要有时间,几乎每一天李建峰都会沉浸在钧瓷壶的世界,坚持创作,这在日渐浮躁的钧瓷界,是一种难能可贵的品质,也是一位大师的操守。

        一壶一乾坤。赏壶也是赏人,李建峰的钧瓷壶,充盈着他独特的创作思想,也展现着一位钧瓷大师的艺术魅力。以壶为器,李建峰向世人展示着一位钧瓷大师的情怀和造诣。

       

        (原标题:一壶一乾坤 ——记钧瓷大师李建峰)

      编辑: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钧瓷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钧瓷网]的价值判断。
相关内容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