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钧友”李家旺:我的钧瓷缘从晋家开始-钧瓷网
      分享到:
    • “钧友”李家旺:我的钧瓷缘从晋家开始

      作者:李家旺2016年03月18日 来源:晋家钧窑微信

      在微信中看到晓瞳兄弟提到今年将是晋老的九十诞辰,霎时间老人家的音容笑貌浮现眼前。勾起了我这十几年识钧、藏钧的回忆。

      十几年前,我还在刑侦一线的岗位工作,长期以来,不但作息饮食无规律,而且在承受着较大的精神压力,使我患上了胰腺炎和心脑血管疾病。严重透支的身体已不适合在一线工作了。调任新岗位后,闲暇时间多了,就开始喜欢上了瓷器。

      1.jpg

      “钧友”李家旺在逛地摊

      2004年9月19日下午——这是值得我铭记一生的日子——这一天我与钧瓷相遇,用句“身心疲惫恰逢钧”来表达我当时和现在的心情实不为过。在哈尔滨的黎华街,我路过了景德镇来哈展销的摊位,偶然间听到“叮咚”一声,似乎是谁在唤我的名字,于是我便驻足观看这些琳琅满目的瓷瓶,被一件钧瓷牢牢地吸引住了我的目光,当时就被他的魅力所迷住。

      询问摊主,只了解到了钧瓷的产地是河南禹州的神垕镇,其他一概不知。警其未然,察其所以然——追根溯源是警察的本性,对钧瓷产生痴迷的我,就想弄清楚它的来龙去脉,探究其精髓。出于一名刑警的职业习惯,翻《字典》查《辞海》,在网络上疯狂地搜索关于钧瓷的一切。终于初步了解了钧窑、钧瓷,也从网上资料中听说了“钧瓷泰斗”晋佩章的故事,便心生向往。

      2.jpg

      2006年“钧友”李家旺与晋佩章大师在“刘山窑艺实验室”

      同年10月,我趁国庆节放长假,订了从哈尔滨出发到河南郑州的火车票,欲拜谒钧瓷之都禹州市,探钧瓷的发源地古镇神垕,寻访钧瓷泰斗晋佩章。那时候还都是绿皮车,火车走了三十多个小时。

      下了火车,河南好友得知我要去神垕,亲自驾车陪同前往。晋老看到从哈市来的我,可能是被我“千里寻钧”的行为所感动,便亲自带我到窑口,适逢开窑,五光十色的钧瓷、叮咚作响的开片声——彻底把我迷倒了!直到包窑人搬光了一窑瓷器我才像是在梦里醒来,手里拿着相机竟没有拍一张照片!只是留下了难以磨灭的记忆,同时也为我探究钧瓷的底蕴与痴迷,埋下了一棵神奇的种子。

      3.jpg

      “钧友”李家旺与晋佩章大师合影

      晋老在开窑的时候,给我讲钧瓷的特点和鉴赏知识,我逐渐被他老人家的学识气度和人格魅力所折服。承蒙晋老启蒙,我逐渐的深入的了解了钧瓷,但我对他了解越深就越是对他痴迷,加上晋老对我来说是亦师亦友,与我言谈投机,遂成了忘年之交。自此我在收藏钧瓷的道路上一发不可收拾!之后每年只要有机会,我都会去晋家,与老人家把酒论钧,畅所欲言。

      4.jpg

      钧友“李家旺”(左一)与晋佩章大师(左二)、钧瓷老艺人朱耀宗(左三)

      而且晋家人也待我宽厚,从某种意义来说,我也成了晋家一员。我所收藏的晋老和晓瞳大师的作品都是精品,几乎每一件藏品都有一段故事。我的藏品中有件名为《菊花洗》的三足洗,这就是“大刘山人”——晋老的81岁收山之作,口径为28厘米,钧瓷的后面有晋老的亲笔题字。我为他钧瓷取名《洗卧金蟾》,形似怒放的墨菊,嫩绿的花蕊自然窑变形成一泓清泉,泉水似乎在流动,浪花中一尊金蟾安卧,鼓腮争鸣,曾获中国钧瓷年鉴收藏的金奖。

      7.jpg

      “钧友”李家旺镜头下的“大刘山人”与“刘山窑艺实验室”

      然而,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2008年6月8日我收到了老人家仙逝的消息,一时还不敢相信,我忍着内心的悲痛在我的博客中写下了:“四月一别竟成永诀!哀哉!痛失一代钧瓷宗师,我的良师益友!惜哉! 痛哉!泪如泉涌·········”我请假参加了晋老的追悼会,在大刘山上的晋老坟前,为他添了最后几杯薄酒。

      更令我没有想到的是,晋老在去世之前也在惦念着我,还特别叮嘱晓瞳兄弟赠给我一件《益寿瓶》留做永久的纪念,后来,我给这件作品取名为《瓷魂》,以纪念晋老。

      5.jpg

      “钧友”李家旺镜头下的晋佩章大师与夫人赵玉梅

      我爱钧瓷,现在我每年仍要去几次神垕镇,去看看钧瓷,去看看晋老一生守护的“宝山”,去看看各个窑口的守护与创新。因为如果没有钧瓷,习惯了紧张工作的我,恐怕难以接受退休后空洞的平淡。万幸有钧瓷在,我以此为乐,于是我怀揣早已播种下的钧瓷梦,知不觉中也成了钧瓷的义务宣传员,并在哈尔滨创办了“钧友之家”。

      6.jpg

      “钧友”李家旺镜头下的晋佩章大师

       “钧友之家”剪彩的时候,已经被中国陶瓷工业协会授予“中国陶瓷艺术大师”称号的晓瞳兄弟,亲赴冰城哈尔滨为我揭幕,他还带了一件经典的作品《饕餮三足炉》,这件作品是以晋老收藏的明代饕餮炉为原型的,曾经收录在《钧窑史话》的彩图页。这件作品对我来说,它不但是一件具有深刻纪念意义的作品。而且也向世人诉说着,发扬晋老事业的晓瞳兄弟——对我更加深厚的情谊!

      8.jpg

      “钧友”李家旺珍藏的《莲座熏香炉》


       

      编辑: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钧瓷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钧瓷网]的价值判断。
相关内容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