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中国陶瓷设计艺术大师刘建军-钧瓷网
      分享到:
    • 记中国陶瓷设计艺术大师刘建军

      作者:王增阳 吕超峰2016年05月13日 来源:许昌日报(06版)

      1.jpg

      刘建军近影

      1.jpg

      刘建军作品《道玄钵》

       1.jpg

      刘建军作品《出戟尊》

      名家名片

      刘建军,男,1952年出生,禹州市神垕镇人,高级工艺美术师、高级工程师、中国陶瓷设计艺术大师,首批河南省工艺美术大师,首批河南省非物质文化遗产钧瓷烧制技艺传承人,现任中国工艺美术协会理事、中国陶瓷工业协会理事、中国陶瓷协会艺术陶瓷专业委员会常务理事、中国硅酸盐学会陶瓷分会理事、河南省陶瓷艺术专业委员会常务副会长、景德镇陶瓷学院设计艺术学院客座教授。其“道玄”系列作品获首届中国高岭国际陶瓷艺术大赛银奖,《坤德洗》在第十一届中国工艺美术大师作品暨国际艺术精品博览会上获金奖,《天·玄》在第九届全国陶瓷艺术设计创新评比中荣获金奖……其作品风格平易而隽永、淡泊而含蓄,优美的线条、古朴厚重的釉色,给人以美的享受。

      与刘建军大师聊钧瓷,让人有一种如沐春风之感。有受人追捧的钧瓷精品,有独成一派的创作思想,也有为钧瓷直言发声的气魄和胸襟,刘建军不忘初心,对钧瓷虔诚而尊重。

      以优秀中国传统文化为基,刘建军不断摸索着数千年来的艺术创作规律,并将之运用于陶瓷创作,在以钧瓷为代表的钧、汝、官、哥等多个瓷种均取得了巨大的成就。立夏时节,在神垕镇刘家钧窑,刘建军聊钧瓷、谈创作,也潜心思索着钧瓷的未来发展。

      在中国传统工艺和艺术的发展历史中,家族传承是其重要的传承方式之一,钧瓷也不例外。钧瓷之都神垕镇在千年窑火之中,诞生了众多钧瓷世家。刘建军对钧瓷的感情,源于神垕镇浓厚的钧瓷文化氛围,也得益于父亲刘振海的影响。这位知名钧瓷艺人、原禹县钧瓷二厂技术副厂长,将刘建军引入窑变万千、瑰丽神奇的钧瓷艺术世界。

      在刘建军的年少记忆里,钧瓷占据了大部分。“从小开始,有空的时候我就喜欢到厂里去玩,看着泥巴变成一件件精美的瓷器,感觉非常神奇。”刘建军说。1968年,初中毕业的他进入原禹县钧瓷二厂,干起了烧窑的工作。

      “在当时,我最想做的事情是搞清楚钧瓷的成型和釉色之谜,如果能进入厂里的实验室进行钧瓷的造型与釉色研究,就再好不过了。但是父亲交给我的工作是烧窑,最一线的工作。”刘建军说,烧制钧瓷之难,难在各个环节,以烧窑这一环节为例,一窑烧下来,大约需要二三十个小时,为了保证窑内温度,每隔15分钟,就需要添煤一次,既脏又累。

      “烧窑是钧瓷烧制中的重要环节,只要用心,同样能学到很多知识。”刘建军说,为了解决多次烧制失败的问题,他向老师傅们请教,然后自己琢磨,提出了一套窑炉改造方案。他提出在离炉2.5米处加一闸板,可让炉内气压增强,气氛更加稳定。该方案既保证了钧瓷烧制的成功率,也大幅缩短了烧成时间。

      烧窑的多年间,刘建军在做好烧窑工作的同时,悄悄学习着设计造型、拉制坯体、调配釉色,不断充实自己对钧瓷艺术的理解和感悟。1980年,表现突出的刘建军被调到技术科任副科长,负责釉面砖研究。

      自此以后,刘建军有了更为广阔的创作空间,也不断提升着自己的钧瓷烧制技艺,作品开始在省内、国内崭露头角。1980年,刘建军创作的《顶羊》获河南省第二届青年美术作品展览优秀奖。1982年,他设计的金砂釉获得第一届全国陶瓷新产品评比优等产品设计奖。1983年,刘建军被提拔为技术科科长。1984年年底,刘建军升任技术副厂长。1991年5月,刘建军被调到原禹县钧瓷一厂任厂长兼党委书记。1993年,刘建军辞职,思索着以更自由的身份创作属于自己的钧瓷精品。1994年,刘建军与弟弟刘志军一同创建建军钧窑。2005年,建军钧窑更名为刘家钧窑。

      对钧瓷有所了解的人都知道,刘建军在钧、汝、官、哥方面均有所长,这是刘建军在陶瓷创作中的思索之一。在他看来,钧、汝、官、哥与青瓷一系,它们之间的内在关联是显而易见的,要烧好钧瓷,就必须研究汝、官、哥。另外,这也是现实所迫。1999年,刘建军与弟弟连烧10窑,一器不成,钧窑濒临倒闭。面对生存困境,兄弟二人决定转烧汝瓷试试。兄弟二人收集汝窑标本,研究瓷片、翻阅资料、尝试烧制,短短4个月就解决了烧制汝瓷的一系列难题。其后,兄弟二人烧制的仿古瓷占领了仿古汝窑、官窑、哥窑的高端市场。

      精湛的技艺和高超的艺术水准,让刘建军声名鹊起。2013年10月,在故宫博物院建院88周年之际,刘家钧窑复烧仿制的宋代钧窑瓷器《出戟尊》《鼓钉洗》《海棠式水仙盆》与故宫博物院馆藏的历代钧窑珍品同时展出,并被故宫博物院永久收藏。

      古语云:“行高于人,众必非之。”2009年,刘建军在感悟不同陶瓷门类共性的基础上,思索着开拓钧瓷的艺术发展方向。这一年,刘家钧窑创新之作天玄釉《道玄钵》应运而生。其半球状的造型,钧釉展现在钵的内侧,明净的天蓝色,外围是一种暗黄的厚釉,凹凸不平的触摸感,好似皴裂的河床,又似秋后的大地。钧窑天玄釉的创烧,丰富了钧瓷艺术的装饰手法,拓宽了钧瓷的表现空间,完成了钧瓷从色彩之变到釉面裂变,开创了当代中国陶瓷全新的美学形式。陶瓷界泰斗耿宝昌先生称之为“划时代的作品”。

      正是这样一件划时代的作品,有人认可,也有人说“这根本不是钧瓷”。“钧瓷传承至今,并不是一成不变的,如果止步不前,故步自封,钧瓷应该早就被湮没在历史长河之中。一直以来,钧釉展现的是色彩之变,而我创作的《道玄钵》,展现的是钧瓷的开裂之变,将色彩之变和开裂之变结合起来,呈献给观者的就是一种美的享受。”在刘建军看来,创作钧瓷就是一个创造美学价值的过程。艺术是要看结果的,不论是什么窑烧制的,只要能够创作出展现钧瓷之美的作品,就是对钧瓷的贡献。

      由此来看,《道玄钵》的诞生,是刘建军对钧瓷发展方向和钧瓷传承创新理念的积极探索,也是对钧瓷的一大贡献。“做瓷并不只是一个玩泥巴的工作,它需要的是深厚的文化底蕴和艺术修养。钧瓷从宋代至今传下来了众多艺术精品。作为曾经的皇家御用之物,钧瓷的创作者虽然并未留下名字,但可以想象的是要创作出钧瓷精品,艺术修养必不可少。”关于钧瓷,刘建军有众多自己的想法。

      “近年来,钧瓷迎来了发展的高潮,百花齐放。但需要正视的问题是,与其他瓷区相比,神垕钧瓷整体存在着一些突出问题。比如抄袭问题,有些钧瓷创作者文化修养不足,创作能力不强,就奉行‘拿来主义’。我们可以看看孔相卿、杨志、任星航等大师的作品,都体现着自己的创作思想和独特的艺术感悟。真正的大师是不会去抄袭的,因为我们从事的不仅是制作钧瓷这样一种工作,还是在‘做文化’。”在刘建军看来,钧瓷烧制技艺传承的不仅是技术,还是艺术。

      “我们一直在提倡传承和创新,传承什么,创新什么,需要搞清楚,否则就容易走入误区。我认为,钧瓷的传承,不仅是传承一些造型和釉色,还有技艺和精神。而创新更是一门大学问,要创新就离不开传承。我们看宋代的官窑作品,棱角分明,线条明朗,精致绝妙。只有在继承这种创作精神的基础上,我们结合时代审美和不断变化的美学体验,才能创作出适应时代精神的作品。”刘建军说,只有复古要像古、创新要有新意,才能不失钧瓷之美。

      刘建军的钧瓷作品,展现的是其在探究传统钧瓷艺术共性的基础上,所作出的积极和有力探索。他传承钧瓷艺术,并不断赋予钧瓷新的内涵。“我这一生,早已离不开钧瓷。对钧瓷的未来发展,我思索良久,也常与人交流。钧瓷近年来发展势头很好。从目前来看,钧瓷釉色的不断增加,其丰富性和多样性足以满足各种器型。目前,钧瓷首要的问题是器型的发展。钧瓷体现的是简约之美,不能说在传统器型上加个耳饰、添个活环就是创新。丰富的釉色,需要器型来展现。如何不失传统、体现传统之美,又符合现代审美,需要解决的问题很多。”刘建军说,在传承发展钧瓷艺术品特性的基础上,钧瓷的日用化同样重要。作为未来的大方向之一,钧瓷日用化不能千篇一律、模式化,在实用的基础上要兼顾视觉的享受,将功能化和视觉艺术化相结合,至关重要。此外,钧瓷界要更加重视人才的培养。钧瓷要想在国内产生更大的影响,必须有自己的钧瓷大家。这一方面需要培养一批土生土长的人才,另一方面也要想方设法引进人才。

      内得方圆,外化成器。刘建军将对钧瓷艺术最深切的感悟,转化为实实在在的钧瓷精品。立足千年钧瓷烧制技艺,刘建军为钧瓷的未来发展不断寻找着新的方向,也引领着钧瓷适应时代审美情趣的变革之路。

      (原标题:内得方圆 外化成器 ——记中国陶瓷设计艺术大师刘建军)

       

      编辑:junci1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钧瓷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钧瓷网]的价值判断。
相关内容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