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午,点滴记忆晋佩章-钧瓷网
      分享到:
    • 端午,点滴记忆晋佩章

      作者:神垕山民 2016年06月09日 来源:钧瓷网

      编者按:

      今天,端午节,一个祭祀、感念、追思先人的节日。作为钧瓷人,或许我们都没有忘记,今天,是被誉为“钧瓷泰斗”的晋佩章先生的忌日。晋老对钧瓷的传承、创新与发展发挥了承前启后的历史性作用,对钧瓷的发展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晋老不仅技艺独特,更重要的是,他的人品和艺德亦令人仰止——他没有门户之见,悉心授徒,毫不保留,无私奉献。

      大师虽已去,钧瓷情未了。

      今天,钧瓷网特刊发神垕山民《点滴记忆晋佩章》一文。让我们在这个时节,一同追忆晋大师的点点滴滴,并以此希冀,通过大家的努力,推动钧瓷文化产业健康发展,大力弘扬钧瓷文化艺术,告慰先人、告慰晋老。

      3093972944021228329.jpg

      八四年我还在上中学,暑期无聊,一到下午常去老师韩同鹏家里闲玩,说是去学习书法(韩老师是镇上书法名家),其实通常写不上几个字就来了他的一帮好友——  一群老头儿。小斗桌一摆,整四个凉菜,酒桌会议就开始了。我当时都叫不上几位的名字,反正几个老头东拉西扯推杯换盏我也插不上话,只好在一旁看着,不时地给他们添添茶水……印象最深的是一个瘦老头儿,坐在椿枝捏制的小椅子上,半倚半靠,两杯酒下肚便不顾别人的喧嚣,呼呼入睡了。我看他身体扭斜着颤巍巍像是要倒,便有心上前扶他一把,几个老头一摆手:“别管他,倒不了。让他眯一会吧……”

      “倒,谁倒?来来来,再弄一盅……”嘿――他醒了,端起酒杯也不管别人有没有举杯,嗞溜——下肚了……时间长了,我逐步弄清楚了每天傍晚,那间瓦屋内酒桌旁经常坐着的几个人是:韩同鹏、王中慧、苗大庆、张汉涛……那个每天必酒、沾酒必睡、睡醒再醉的人叫晋佩章,烧钧瓷的。

      回到家里,说起醉老头的事,父亲很郑重的说:“可不敢喊他醉老头,得叫老晋伯,咱可是老乡,都是从火龙乡农村出来的。人家当过兵,两口子还都上过大学哩……”  “见了他老婆可得喊姑啊——咱老家住的可近哩!”   从语气上看得出父亲对他这个老乡十分尊重。后来父亲又说“你看他样子不强(貌不惊人),那可是个人物,脾气耿直敢作敢为,看见不对的事就是敢站出来指正——直脾气!”然后父亲还举了两个小例子。从此我再也不敢轻看他这位引以自豪的老乡了。再说了能每天坐在小镇名流圈子里饮酒睡觉的人也一定是个有理有想,受人尊重的人物。

      后来,老晋伯出书了,叫《钧窑史话》。当时出版社让他包销几千本书,在那时晋老虽烧着钧瓷,但经济状况也好不到哪去。闲聊中知道,这么多书除了送人,并无渠道销售。他老伴(我叫她玉梅姑)说出了售书的苦衷,恰巧我一位文联的朋友来访,他亲戚经营了一个书摊,说明情况后便拿走了四十本代销。再后来由于种种变故,这几十本书没有再回到晋老手中,以至于每次到晋家,我总觉得愧对于他们……但晋伯和玉梅姑也从不提及此事(他们知道一个学生娃想帮忙而无功的心情……)这让我对二老的为人更加敬佩了。

      在我的印象中每次到晋伯家里,他总是佝偻着瘦小的身躯,趴伏在沙发扶手上,书写着。当时并不知道他写了些什么,但在他无休无止的书写中,当代钧瓷被世人认识了;在他无休无止的书写中,当代钧瓷被上流社会追捧了;在他无休无止的书写中,让许多只顾闭门研究而销路闭塞的钧瓷人“经济”搞活了……

      在我的印象中,成了大家的老晋伯,从来没有说过他的作品有多么主贵、多么值钱,每次带朋友过去,挑好产品后,他总是说:“喜欢就拿走吧……”实在推让不过,又说:“钱随便给……”尽管当时他的作品价值已越千过万,但一句“喜欢就拿走吧” 足以说明一个钧瓷人的胸怀——看得懂钧瓷的人才会喜欢,一个看得懂我作品的人还讲什么价钱呢?  你懂钧瓷他懂钧瓷,传播开来,大家都懂钧瓷,这是用多少钱才能换来的文化普及呢?

      凌晨醒来再无眠,翻看日历方知是端午节,一个祭祀的日子。蓦然想起,钧瓷前辈晋佩章先生的忌日也在今天。古代文化依依可循,大师代表的钧瓷人的精神可触可摸。或许是靠的太近,接触太多了,竟然写不出伟大之处。在纷乱的思绪中寻出与大师接触的几个点,是褒是贬自己也说不清了。

      遂记数言,以示对晋老先生的哀思。

       

      神垕山民  2016年端午节

       

       

      编辑:junci3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钧瓷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钧瓷网]的价值判断。
相关内容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