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长强:承上启下的传承-钧瓷网
      分享到:
    • 苗长强:承上启下的传承

      作者:吕超峰 王增阳 文/图2016年08月12日 来源:许昌日报(06版)

      111.jpg

       苗长强近影

      111.jpg

      《双龙尊》

      111.jpg

      《绳口瓶》

      111.jpg

      《福禄尊》

      在某些时刻,苗长强会静静地站在儿子苗育耀的身后,注视着儿子凝神创作钧瓷作品,一如当年父亲苗锡锦站立在自己的身后,并不过多言语,也不轻易评价,只是在必要的时候稍作指点。这种传承方式,在苗家钧窑成为一种习惯,已经延续了数十年。

      苗姓在神垕是大姓。自大明洪武二十九年迁居至此,无数苗家先辈们以瓷为生。“在动荡的年代,我的太爷、爷爷都会烧一些仿古瓷、白地黑花瓷来卖,父亲年少时在窑火主的瓷厂打工。1949年,19岁的父亲进入刚刚组建的人民工厂(地方国营瓷厂),正式开始了自己的陶瓷生涯。”提及父亲,早已成为中国陶瓷艺术大师的苗长强充满敬意。

      如今,年事已高的苗锡锦先生不再过多地从事钧瓷烧制,但他的精神和他在钧瓷史料和资料整理方面所做的杰出工作,依旧影响着无数钧瓷艺人。“我父亲从基础的工作干起,一步步不断成长。20世纪50年代,神垕镇请回了钧瓷老艺人卢广东、卢广文,开始实验性地恢复烧制钧瓷。父亲由于工作积极、有悟性,逐渐受到领导的器重。除了忙于烧制钧瓷,父亲还帮助厂里搜集整理一些钧瓷方面的资料。”苗长强说,也许父亲在当年并未意识到,自己会在这条道路上走得如此之远。

      在苗长强看来,他们父子二人收集的上万种钧瓷标本,几乎能列出一部钧瓷编年史。这些瓷片包含了唐、宋、元、明、清等各个时代,成为钧瓷发展史的最好见证和实物标本。1999年,苗锡锦主编的《钧瓷志》出版,成为我国第一部钧瓷志书、首部钧瓷历史专业文献。这本由晋佩章、任向东、赵青云、苗长强、李建峰等先后参与编辑和供稿的书籍,填补了国内五大名瓷志书的空白。

      2012年,82岁高龄的苗锡锦又和苗长强共同出版了《中国钧窑考》。在这部书中,苗锡锦父子对钧瓷始于唐盛于宋的缘由、唐钧釉的本质与宋钧釉的关系、神垕镇的命名、神垕卢氏与钧窑等问题,提出了自己新的见解。

      “父亲另一个值得敬佩的地方在于对人才、对外来学者的尊重。他与天津美术学院教授和学者的交往历史,对我影响深远。”苗长强说,1977年秋,天津美术学院的王麦杆和朱金鹏两位教授在北京参观了河南省轻工业厅举办的钧瓷、汝瓷、唐三彩展览后,对钧瓷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打算在神垕创作钧瓷。由于各种原因,他们没有在神垕取得进展,失望之余准备打道回府。苗锡锦听说以后,认为处在转型时期的神垕,需要有新鲜血液的注入。苗锡锦到招待所中与他们谈了很久,将他们留下,在征得神垕镇党委同意后,迅速赶赴天津,与天津美术学院达成协议,将神垕镇镇办企业东风瓷厂定为该学院创作基地。

      自此以后,天津美术学院的王麦杆、王之江、王家斌等一批具有较强雕塑能力的教授及学生组成团队,常驻东风瓷厂。在长期的创作交流中,他们设计了一批如《双鹤瓶》《朱雀瓶》《瓜楞瓶》《骆驼笔洗》等经典造型。天津美术学院的教授们先后举办了多期工艺美术培训班,并以委培、进修、实习的方式帮助神垕艺人到天津美术学院深造,张自军、杨国政、苗长强等不少钧瓷大师纷纷受益,学习了先进的陶瓷和雕塑理论。

      每一项传统手工艺的背后,都站立着一群人,他们或赫赫有名,或默默无闻,但都沉醉其中、孜孜以求,凝聚成传承的力量。传承,只因责任在肩。在苗家钧窑,对钧瓷的传承也成为一种习惯。

      苗长强一直强调,自己步入钧瓷行业,深受父亲的影响。1962年出生的苗长强从幼年时期就观看父亲创作钧瓷。苗长强至今记得,当年父亲从厂里给他带回一件脱釉的鸡血红釉《活环瓶》和一件大火蓝釉《观音瓶》,放在土里土气的家中,立刻为家里增色不少。

      高中毕业后,17岁的苗长强到镇办新华瓷厂实验室工作,从造型和配釉学起。将爱好变为工作的苗长强,不断提升着自己的钧瓷技艺。1985年,苗长强通过考试,进入西北轻工业学院硅酸盐工程系陶瓷专业深造。在那里,他不断汲取养分,将自己长期的钧瓷烧制实践和专业的理论知识相结合。二者的融合,让苗长强产生了难以抑制的创作冲动。

      1987年,经过两年专业学习的苗长强在老家建起了4立方米的双火头煤烧窑炉。随着这个窑炉的建成,苗家钧窑开始起步,一直走到今天。

      “父亲曾说,创新不离宗,仿古不拟古。我的钧瓷创作,一直受这句话影响。”苗长强说,在钧瓷新釉色的开发和新造型的设计上,他一直坚持这一原则。在苗长强看来,端庄大方、古朴典雅是传统钧瓷的魅力所在。在器型的创新上,苗长强一直坚持这一特色。他的作品《长城鼎》《小口尊》等皆是如此,大气、浑厚、庄重、震撼。“我们不一定一直模仿古人的作品,只要创新的器型能够体现传统经典器型的特点,就是好作品。”苗长强说。

      在创作之余,苗长强帮助父亲先后出版了《钧瓷志》《钧瓷赞歌》《中国钧窑考》等著作,在探究钧瓷本真的道路上不断前行。“钧瓷在每一个发展时期,都有着自己的特点,由于追求不一样,自然产生了不同的风格。钧瓷的器型和釉色发展到今天,说令人眼花缭乱并不夸张。但在纷繁复杂之中,我们应该把握一条主线,天青、月白、红色、紫色这些基本釉色,我们不能丢弃。不管钧瓷如何发展,我们都应该将钧瓷的基本特质传承下去。”苗长强说。

      对于钧瓷行业的发展,苗长强也有着自己的思考。“钧瓷行业如今百花齐放的局面,得益于两个方面,一方面是当今良好的社会环境。随着经济的发展和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人们对艺术品的需求不断旺盛。另一方面则是钧瓷自身的特点决定的。钧瓷作为宋代五大名瓷之一,自身的魅力在千年的历史长河中已经得到了充分的证明。钧瓷艺人把握住了机遇,才有了今天的大好局面。但在面对成绩时,我们也应该看到问题和不足。”苗长强说,如今钧瓷界面临的一个大问题就在于仿制、抄袭之风盛行,且长期难以得到解决。在苗长强看来,只有在行业自律和政府监管两个方面做好工作,才能推动钧瓷行业更好发展。

      “大师要有自己的思想和艺术追求。如果站在收藏者的角度来说,大师只是一个称号,选择你真正喜欢,或者说能够打动你的作品,才是最正确的方式。”作为大师,苗长强却告诫收藏者别过分关注大师的名号。这是苗长强的胸襟,也是对自己作品的自信。

      采访结束时,苗家钧窑的第三代传承人——苗长强的儿子苗育耀刚刚从作坊回来。这个略显腼腆的年轻人言语不多,但苗家钧窑的展厅中,已经有了他作品的一席之地。“我从来没有要求过儿子去从事钧瓷行业,一切都是他自己的主动选择。本科毕业以后,他先后跟随王家斌、李明老师学习雕塑,后来又主动要求去清华美院进修。现在,他的作品有时候比我的还受欢迎,可能是更符合现代人的审美吧。”苗长强笑着说,言语之中充满骄傲。

      每一种传承千年的手工艺都代表着我们民族的某种精神。在技艺的传承中,精神的力量也不断得到延续。传承手工艺技术,更重要的是传承一种精神和文化。在苗家钧窑,从苗锡锦先生到大师苗长强,再到新生力量苗育耀,传承的力量不断得到延续,如千年窑火,生生不息。

      名家名片

      苗长强,男,汉族,1962年8月出生于禹州市神垕镇钧瓷世家,中国陶瓷艺术大师,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钧瓷烧制技艺代表性传承人,高级工程师,禹州市苗家钧窑有限公司董事长、艺术总监,中国古陶瓷研究会会员,河南省陶瓷玻璃行业管理协会常务理事,河南省“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许昌市收藏家协会副会长,禹州市钧瓷协会副会长,作品厚重大气、古朴典雅、釉色莹润,蕴含着丰富的文化元素,深受各界赞誉。其作品《世纪雄风》《出戟尊》《荷口盘》《八方进宝瓶》《长城鼎》《祥尊》《双龙瓶》等在钧瓷界影响广泛。

       (原文标题:传承的力量 ——记中国陶瓷艺术大师苗长强)

      编辑:junci1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钧瓷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钧瓷网]的价值判断。
相关内容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