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建军:作品是对艺术快乐的表达-钧瓷网
      分享到:
    • 刘建军:作品是对艺术快乐的表达

      作者:王增阳 文/图2016年09月06日 来源:许昌晨报(A12版)

      cfe6bb62f34ac01e59ee1d489cdf05f8.jpg

      刘建军近影。

      眼睛大而明亮,脸庞棱角分明,头发规整地向后梳理,小麦肤色,严肃起来一脸冷峻,开心时又会笑得合不拢嘴……这个“型男”,有着成熟男人别样的魅力,亦有着邻家大叔一样的亲和和认真。如果不介绍,你如何也不会想到他已六十开外,做钧瓷已近半个世纪。

       

      他就是河南省首批工艺美术大师、中国陶瓷设计艺术大师、执着追求钧瓷艺术的匠人刘建军。

       4f12b962612b062687f2241dc57e183d.jpg

      刘建军在拉坯

      刘建军自称匠人,深受父亲刘振海的影响。20世纪60年代,刘振海担任禹县钧瓷二厂技术副厂长。1968年,16岁的刘建军进入禹县钧瓷二厂工作。刘振海让他学烧窑。烧窑既脏又累,苦不堪言。不让他搞科研,却让他学烧窑,刘建军十分不解。多年之后,他全面掌握了钧瓷制作的各项技艺,才明白了父亲的良苦用心:烧成与造型、釉色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烧成环节是钧瓷制作的重中之重;要想成为一名优秀的艺人,必须有匠人一丝不苟的严谨和触类旁通的知识积累。

       

       出戟尊.jpg
      出戟尊 | 刘建军作品

      从1968年到1980年的12年间,刘建军在做好烧窑工作的同时,不断学习设计造型、拉制坯体、调配釉色等知识。1980年,表现突出的刘建军被调到技术科,负责釉面砖的研究。1984年年底,刘建军升任技术副厂长。1983年至1985年,他赴湖南陶瓷刊授学校学习陶瓷工艺学。1991年5月,刘建军被调到禹县钧瓷一厂任厂长兼党委书记。1992年8月,他毅然辞职,办起了属于自己的钧瓷企业——刘家钧窑。

       

       天池印象.jpg

      天池印象 | 刘建军作品

      当你走进位于神垕镇开发区的刘家钧窑展厅,看到钧瓷珍品,会有很明显的感受:有些器型似曾相识,但不完全是传统器型;有些器型来源于传统器物,但被很好地“钧瓷化”了;有些器型借鉴的完全是现代器物,但给人的感觉像传统器型。线条,恰当地起到了装饰作用;窑变,让器物更有神韵。线条与釉色,让器物拥有了古朴且时尚、俊朗却不失隽永、优雅中透出素朴的美感。

       飞碟.jpg
      飞碟 | 刘建军作品

       景德镇陶瓷大学副校长、博士生导师宁钢说过这样一句话:“刘建军的创新始终保持以传统为根基,却并非单纯地摹古。换言之,他擅长向传统发问,也勇于突破传统,其中最具代表性的莫过于他创造性地融合了钧、汝、官、哥四大名窑的制瓷技艺,为现代钧窑瓷艺的发展提供了突破点。”

       

      “擅长向传统发问,也勇于突破传统”,刘建军的作品才给人似曾相识却又不完全是传统器型的感觉。比如他的《鹅颈瓶》、《玉壶春》等,釉色晶莹玉润,窑变图案丰富且很自然。其最大的特点是比传统器型修长;他的《出戟尊》棱角更分明,更具力量感。

       

      太平盛鼎.jpg
      太平盛鼎 | 刘建军作品

       “创造性地融合了钧、汝、官、哥四大名窑的制瓷技艺,为现代钧窑瓷艺的发展提供了突破点。”宁钢的这个判断,最好的体现便是刘建军的《道玄》系列、《天池·印象》系列。在这两个系列的作品上,刘建军把自己掌握的钧瓷、汝瓷、官瓷、哥瓷技艺,以及对这些瓷器的研究、思考、沉淀,完全释放了出来。外表,要么皲裂,要么晶莹玉润;中间,则是他独创的干净、素雅的天玄釉;边沿,有着装饰感极强的凸起线条。《九龙洗》、《天池》、《鼓钉洗》的外表和内部的反差,均给人无限的想象空间,艺术张力十足。

       

      “以传统为根基,却并非单纯地摹古”,刘建军的作品给人一种借鉴现代器物却透出古朴的感觉。比如他的作品《飞碟》,从器型上很容易看出来是科幻片里经常见到的“飞碟”,但“ 天线”成为“细颈”,“肚子”成为椭圆形的“罐”。总之,整体看这件作品来源于现代,但元素来源于传统。还有一类作品,亦能体现宁钢的这句判断。他的《太平盛鼎》,两边的直板来源于《夹板炉》,中间的肚子是把《鼓钉洗》的鼓拉高了,三个敦实的“腿”则为大家经常见的“象鼻”。再如他的《编钟》,器型取自青铜器编钟中的一个,但完全没有青铜器的粗笨,而是有了一些乖巧和灵动。

       

      刘建军认为,钧瓷的器型,有两个形式美法则:“压缩”与“拉长”、“曲线”与“直线”。这是他在复烧宋官窑钧瓷时体会到的。在创作《道玄》系列时,他沿用了宋钧简单的坯体装饰,沿袭了青铜器“刻线”的艺术表现手法,充分发挥钧瓷的材质、工艺、艺术语言,让作品彰显“器有型而神无尽”的意蕴。

       

       乾元洗.jpg
      乾元洗 | 刘建军作品

      刘建军善于把钧瓷与其他瓷种的制作技艺融会贯通,进行全面透彻的理解后,再运用到创作中。其作品有一种连接古代和现代的穿透力,既能让人找寻到过去的韵味,又能满足当下的艺术品消费。

       

      “钧瓷体现的是简约之美,不能说在传统器型上加个耳饰、添个活环就是创新。丰富的釉色,需要器型来展现。如何不失传统,既体现传统之美,又符合现代审美,需要解决的问题很多。”刘建军说,当今钧瓷的发展,必须和时代的发展同步,既要固守传统的、本质的东西,又要满足现代人对钧瓷的审美欲望。钧瓷完全可以在借鉴传统的基础上使用现代的艺术表现手法。钧瓷界要更加重视人才的培养。钧瓷要想在国内产生更大的影响,必须有钧瓷大家。既需要培养一批土生土长的人才,也要想方设法引进人才。人才多了,就有了产生大家的土壤。只有钧瓷大家多了,才会有更多的钧瓷珍品诞生。

       

       (原文标题:作品是对艺术快乐的表达 ——记中国陶瓷设计艺术大师刘建军)

       

       

       

      编辑:junci1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钧瓷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钧瓷网]的价值判断。
相关内容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