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人”的自信——钧瓷“狂人”李占伟印象-钧瓷网
      分享到:
    • 狂人”的自信——钧瓷“狂人”李占伟印象

      作者:王增阳 文/图2017年01月17日 来源:许昌晨报(A12版)

      1.jpg

      李占伟近影。 

       

      初识李占伟,感觉他就是“狂人”一个。他说话的语气、挥手的动作、对钧瓷的理解,似乎都“与众不同”。

       

      接触久了,感觉李占伟的“狂”中,透露出来的多是诙谐与自信。

       

      随着与李占伟接触次数的增多,记者对他的“狂”有了新的解读。李占伟的“狂”,在于其对钧瓷艺术的不懈追求和执着的信念。在他的言语之间,处处表现出对钧瓷艺术的敬畏、痴爱和执着。李占伟为人“倾情豪放、口无遮拦”,论瓷“逸神忘我、态似‘疯癫’”。超然洒脱、狂放不羁的他,在钧瓷领域有着独到的见解,作品清新脱俗、惹人喜爱。正是这种别样的风格,让他在钧瓷界卓尔不群。

       

      出身于钧瓷世家的李占伟,年少时期就受到钧瓷文化潜移默化的影响,对钧瓷充满感情。16岁时学徒期满,在父亲的指引下,李占伟踏上了钧瓷创作之路。勤奋、聪慧的李占伟很快掌握了钧瓷的烧制流程和技术要点,并做到了烂熟于心。

       

      外表大大咧咧的李占伟说起话来大嗓门儿,喜欢直来直去,毫不遮掩。他说他做钧瓷是从学徒工开始的,也是最后一批学徒工。这在神垕镇是不多见的。因此,钧瓷生产的72道工序,从选土、制泥、拉坯、修坯到制釉等各个环节,他都能说出个子丑寅卯来。

       

      李占伟说,看似高深莫测的配釉其实没啥诀窍,全靠悟性。如果做钧瓷没有悟性,一辈子只能是个工匠,成不了气候,更成不了大家。经过多年的积淀,李占伟对做钧瓷的各项工艺都很熟练,特别是手拉坯。即便蒙上眼睛,他照样可以拉制出精美的小碗、大瓶,速度之快、造型之美,令很多业内人士望尘莫及。

       

      李占伟制作的钧瓷,造型美观、古朴厚重、典雅端庄、简洁大方、线条流畅;窑变丰富、千变万化、交相辉映、斑斓夺目,红里透紫、紫中藏青、青中寓白、白中泛红,变幻莫测;釉面奇特,形成冰片纹、蚯蚓纹、鱼子纹、兔丝纹、蟹爪痕、雨丝纹等千姿百态的纹路。这些都令收藏者赞叹不已。

       

      李占伟觉得,作品好不好,市场是最好的检验标准。他天南地北地跑,其实是到郑州、广州、北京等大城市寻找商机,倾听市场的反馈。他认为,只有广交朋友,才能更加客观地认识自己、认识自己的作品。如今,在钧瓷界,李占伟的“粉丝”遍布全国各地,南到广州、深圳,北到哈尔滨,东到上海,西南到昆明,众多藏家都藏有李占伟的钧瓷。现在,他创作的珍品大都在朋友和客户手里,留在身边的寥寥无几。

       

      2007年,李占伟的作品《吉祥尊》被中国收藏家协会评为金奖,作品《双龙尊》荣获“中原之星”陶瓷大赛金奖,作品《弦纹尊》在华夏中原古陶文化交流暨当代陶瓷名家作品展中被评为收藏家最喜欢的“陶瓷艺术珍宝”,作品《双龙连福》被龙泉博物馆永久收藏。2009年,其作品《净瓶》在“闽龙杯”全国陶瓷原创设计电视大奖赛中部赛区(汝州)荣获一等奖。2014年,其作品《汉马》、《唐马》在2014禹州“万马奔腾”钧瓷主题作品展评活动中分别荣获金奖和银奖。李占伟也被授予“2007年度中国收藏家喜爱的陶瓷艺术大师”称号。

       

      在与李占伟交谈时,他的一些话充分表达了他的“狂”与自信。

       

      比如,李占伟说过“精品别只在评奖时做”这样的话,可能会使一些人听起来有些“别扭”。他说的不是不让做精品,而是要把每一件作品都做成精品。李占伟认真对待自己的每一件作品,一个棱角、一个衔接都反复研磨,追求完美、地道,力争都做成精品,让人百看不厌。因此,他的作品从来不愁销路。

       

      李占伟还十分推崇钧瓷老艺人邢国正、韩祥。他认为,这两个人做钧瓷格外认真,选料、拉坏、上釉、烧成,从不马虎,在长期的钧瓷生涯中形成了良好的人品和作品风格。而现在有些钧瓷生产者,不重视质量、急功近利、一味模仿,能成为大师吗?李占伟说,没有好人品,就做不出好东西;没有气质,做出来的作品也不会大气。

       

      记者感到,与其说李占伟“狂”,不如说李占伟说出了钧瓷人藏在心里的话。大家都心知肚明,但不肯发声。李占伟看到了,就实话实说了,在“言论自由”上是“冒尖户”。 

       

      但李占伟的“狂”是有底气的。他对钧瓷的各道工序都拿得起、放得下,是个“全把式”。这为他的“狂”打下了根基。

       

      李占伟说的话都是实事求是的。他说的,有时指的是钧瓷界的某种现象,有时指的是钧瓷制作过程中存在的弊端;有的是对粗制滥造的批评,有的是对钧瓷发展的建议。这些话,虽然听起来不那么顺耳,但总归还是有参考价值的。

       

      李占伟的“狂”,源于他对钧瓷的热爱,源于他对钧瓷未来的思考,也源于他对钧瓷产业发展的自信。

       

      否则,李占伟就不叫李占伟了。 

      编辑:junci1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钧瓷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钧瓷网]的价值判断。
相关内容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