茗钧堂白胜利大师印象-钧瓷网
      分享到:
    • 茗钧堂白胜利大师印象

      作者:王增阳文/图2017年04月25日 来源:许昌晨报(A12版)

      2.jpg

      白胜利近影

       

      万丈红尘三杯酒,千秋大业一壶茶。饮茶之风兴于唐朝,及至宋朝,原先在文人、僧人和道士中间流行的饮茶之风,迅速蔓延,深入到

      社会各个阶层。遥想东坡当年,一壶好茶,三五好友,坐而论道,对墨挥毫,何其快哉。

       

      钧瓷,始于唐,盛于宋,与饮茶之风的兴盛有着同样的时间点,在历史的更迭中逐渐交织。我们难以探究古人是否曾用钧瓷饮茶,但茶与钧瓷都代表一种雅致的生活方式。而今,生活在物质社会的现代人,在追求古人生活方式之时,或许就从一杯茶、一把钧瓷壶开始。

       1.jpg

      石瓢壶(铁系釉)

       

      钧瓷壶成为钧瓷行业的明星产品,时间并不长,但其所代表的是1000 多年来钧瓷在传承发展中,不断融入时代特色和审美情趣的创新之路。

       

      一把灰灰的泥巴,经过钧瓷艺人的巧手打造、炉火的炼制、神奇的窑变,如凤凰涅槃般成为一把或五彩渗透、鬼斧神工,或古朴雅致、温润如玉的钧瓷壶。在如今的钧瓷壶行业,茗钧堂的白胜利大师是一个常被提及的人物。

       

      如果没人指引,要找到白胜利的窑口—— 茗钧堂要颇费一番功夫。茗钧堂位于禹州市神垕镇翟家沟村西南角,依山而建。门口一条小路被翠竹掩映,曲径通幽,别有洞天。记者进入大门,一棵大树撑起一片阴凉,树上不时有鸟叫声传来,普普通通的几间砖瓦房,就是白胜利的展厅和会客室,院子西边的基建矮房就是作坊。

       

      这片宁静的田园世界,属于白胜利,也属于钧瓷壶。河南省陶瓷艺术大师白胜利在此潜心制壶,已有6年。在很多与钧瓷有关的活动中,很少见到白胜利的身影。这位看起来不善言谈甚至有些沉闷的中年人,却有着自己的坚持。

       2.jpg

      四方壶(炉钧釉)

       

      白胜利的钧瓷之路如同垕镇很多钧瓷人一样,从父辈那里就开始了。1974年生于神垕镇的白胜利,父亲是原禹州市国营瓷厂的老职工,耳濡目染,爱上钧瓷。1992 年,白胜利高中毕业后到孔家钧窑做学徒,师从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孔相卿。他从打杂、注浆、拉坯做起,再到配釉、上釉、烧成等。2000 年,勤奋好学的白胜利被选拔担任孔家钧窑新厂业务副厂长。2008 年,孔家钧窑开始研制钧瓷壶,白胜利在工作中系统地掌握了钧瓷茶具的制作工艺及流程。2011 年,白胜利创办茗钧堂,在自家院子里建了一座小窑,开始专业烧制钧瓷茶具。

       

      白胜利是一个很执着的人。他平时虽然话语不多,但对自己要求很高。他告诫自己,不做则已,要做就做最好的钧瓷壶。于是,他利用自己

      扎实的基本功,从原料的配比做起,逐步减轻钧瓷壶的重量,不断提高各工序的质量,边、角、口、足,一丝不苟,精益求精。然后,根据壶的造型给壶搭配合理的釉色。

       

      白胜利只做手拉坯成型的壶。在白胜利工作台的案几上,摆有各种形状的小刀、竹板、小木槌、毛刷等30 多种制壶工具。一把还有一定湿度的素坯壶在他手里灵巧地翻动着。开口、按壶嘴、粘壶把、穿壶盖、雕花纹、修壶底,他手法轻柔,力度恰到好处。尽管技艺娴熟,但在近乎苛刻的标准下,他每天只能做3 至5 把壶。“一个人的精力有限,一天做得多了,就是对自己的作品不负责任,更是对藏家的不负责任。”白胜利说。

       

      “传统钧瓷厚重、大气,釉色温润如玉,传统茶具雅致、大方。钧瓷入茶道,从束之高阁的观赏器发展为可观赏、可把玩的养生艺术品,是一条值得坚持的创作之路。”白胜利说。

       3.jpg

      抽角四方壶(炉钧釉)

       

      “我觉得一把制作精美的壶是有生命的,特别是钧瓷壶。钧瓷壶的生命来自于匠人在制作时,从拉坯、施釉、烧制到修整、研磨,注入的心血,更来自于钧瓷独有的窑变效果。”白胜利说。

       

      “一个钧瓷艺人,只要长期坚持,工艺的提高只是时间问题。但如何在钧瓷作品中融入自己的创作思想,很有难度。”白胜利说,对于钧瓷壶制作来说,工艺是最基础的,审美是关键。

       

      什么是好的作品?既要看工艺的精细化程度,又要看这件作品的内涵和神韵。在白胜利看来,同一名称的作品,在创作时也会产生很多细微而精妙的变化。正是这些变化,让每一件作品都有了自己独特的神韵。而这些变化只可意会不可言传,是在长期的创作实践中感知到的。以白胜利的《圆满壶》为例,壶身呈扁圆形,器型简练,不失恢宏,庄重大方。细细把玩,或能领略到一种功德圆满、无复他求的禅意。《圆满壶》壶身施以美人醉釉色,让人在恬淡的意蕴之外,领略到一种别致的艺术张力。

       

      一壶知千秋。在白胜利的作品中,记者看到了《抽角四方壶》《方圆壶》《井栏六方壶》《执把壶》《石瓢壶》《大容壶》《直言壶》……制作每一把壶,对白胜利来说,都是一次与中国传统文化的对话。

      制壶大师顾景舟引用古文“弱水三千,仅饮一瓢”,将“石铫”称作“石瓢”,创作出《石瓢壶》。钧瓷三千,白胜利也仅取一瓢,在钧瓷壶的艺术之境里遨游,自在怡然。

       

      (原文标题:一壶知千秋——茗钧堂白胜利大师印象)

      编辑:junci1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钧瓷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钧瓷网]的价值判断。
相关内容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