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部《钧瓷志》,千年钧瓷史-钧瓷网
      分享到:
    • 一部《钧瓷志》,千年钧瓷史

      作者:王福亭2017年07月31日 来源:钧瓷网

      枕着夏天午后慵懒的从窗口婆娑树叶斜插过来的阳光,翻阅了一本叫作《钧瓷志》的书。

       

      粗看书的章节,此书应属于工具书的范畴。午后,读这样的书,困倦会更浓郁。其实不然,自扉页起,一字一句看,浓郁的不是困倦感,一股适宜感裹缠脑际:文字适宜,心情适宜,有了“神垕的钧,那年的你”这样一种诗意情愫。钧如同君,字里行间,如同吾与君对语,相谈甚欢。随之有了看下去,一直看下去,直到《再版后记》。掩卷,仍意犹未尽。

       

      《钧瓷志》,成书于上个世纪末梢。千年之交时,再版。今日阅读的是再版版本。屈指算来,该书的“年岁”正值青春。

       

      640.webp.jpg

      苗锡锦主编的《钧瓷志》和苗锡锦、苗长强父子所著的《中国钧窑考》

       

      古朴素雅,颇有钧瓷的高贵范儿,装帧朴实,版式是那时节正统的样式。初版书名题写者是邓白先生,再版,则有韩美林先生手书,足见此书乃珍本。

       

      对于书本的这些初始印象,就会勾引起钧瓷“粉丝团”的无限神往。钧粉儿手捧此书,增添阅读次数就增添钧瓷阅历,更是会在钧瓷圈儿增添关于钧瓷谈古论今的“本钱”。貌似有读书人不读四大名著就羞于表达自己是中国的读书人,身为钧瓷粉儿不读《钧瓷志》就难于启齿自己懂钧瓷之慨。这本书是钧瓷藏家收藏的,借予我读,由此,书的岁月沧桑感有些厚重了,也有些“淘”自旧书摊儿的珍稀感。

       

      640.webp (1).jpg

      苗锡锦先生

       

      【苗锡锦简介】

      1930年9月出生,河南禹州市神垕镇人。

      新中国成立前即在神垕一私营瓷厂从事陶瓷生产。

      1949年,在人民工厂任技术组长,并被指派协同任坚同志工作。

      1953年,被派往河南省工业干校学习。

      1975年,调往神垕镇政府工业办公室工作。

      1981年,禹州市成立陶瓷工业公司,任公司办公室主任兼公司下属机构神垕科学技术研究所所长(邢国政同志为副所长)。

      1977年冬,在神垕镇下白峪发现唐代钧窑遗址,为“钧瓷始于唐”找到了可靠的依据。

      1984年,受政府委派,开始主持编篡《钧瓷志》。

      1990年,退休后在苗家钧窑从事钧瓷生产制作。

      2000年,在磨街乡发现底部刻有“钧州西吴镇周家造至元七年”字样的钧瓷残器,为“钧瓷盛于宋、发展于金”找到了实物证明。

      1999年,《钧瓷志》成书;2002年,编著出版《钧瓷赞歌》。

      2003年,被河南省陶玻协会授予“河南省陶瓷艺术大师”称号。

      2012年,著《中国钧窑考》出版。

      2015年,获省陶瓷玻璃行业协会颁发终生成就奖。

      2016年,获中国轻工业联合会、中国陶瓷工业协会颁发终生成就奖。

       

      640.webp (2).jpg

      苗长强,协助父亲苗锡锦在《钧瓷志》编纂过程中做了大量工作。现为中国陶瓷艺术大师,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钧瓷烧制技艺代表性传承人,苗家钧窑董事长、艺术总监

       

      正如《钧瓷志》凡例所言,这是一本具有历史性、科学性、知识性、可读性,并能面向全国乃至海外的专业志书。全书共有十个章节,依次为地理概述和钧瓷资源、钧瓷史略、钧瓷工艺、钧瓷艺术、钧瓷故乡瓷艺荟萃、科研与人才培养、钧瓷产销、人物、文征、大事记等。对烧制钧瓷的地理环境、历史背景和沿革、窑区分布、制作工艺、美术及其传播、钧瓷的品种和特点,还有各地钧瓷藏品、人物、文献,还有建国以来钧瓷复兴、承袭、创新、发展情况,均有详载。不愧为“钧瓷史上第一部志书”。

       

      出生于上世纪30年代的苗锡锦,是《钧瓷志》主编,地地道道的神垕人。关于苗锡锦先生的事略,钧瓷界里用“声名显赫”一词述之,应是不为过的。他的“始于唐,盛于宋,发展于金”实地考究的重大发现,他的钧瓷论述的著作等身,他的钧瓷作品荣为国礼闪耀民族艺术瑰宝的光芒,他的谦卑内敛儒雅的中原汉子性情,无不达至钧瓷人仰望的人品高度。

       

      640.webp (3).jpg

      苗家钧窑 | 奥运长城鼎

       

      米黄色封面的首版《钧瓷志》,印量3000册,短短几个月即售罄。再版时,封面则改为天青色,印量6000册,又呈洛阳纸贵现象。一本志书,在书市上,有此成效,可见苗锡锦先生钧瓷治学的求是、旁征博引的求实、著述文笔的求真。接地气,通现实。

       

      首版题写书名的著名古陶瓷专家邓白,给予了极高的评价:“《钧瓷志》内容系统全面,标志着作者多年的心血结晶,包括考古发掘、艺术特色、烧制经验的情况皆叙述有据,是一本难得的好书。”当时,钧瓷评论家田培杰先生则对《钧瓷志》欣然写下了长约五千字的书评《客观真实,岿然独存》:“不媚上、不吹捧、实事求是的严谨精神,人物篇中记载的也都是钧瓷匠师和有突出贡献的专家学者,谢绝了把‘关注钧瓷的人都入志’的意见。”

       

      640.webp (4).jpg

      苗家钧窑 | 圆满尊

       

      历史是一面镜子。钧瓷的历史,是火与泥缠情中,对陶瓷爱的嬗变的历程。一把泥土,成为万彩陶器,又成为御用珍品,期间的磨砺,罄竹难书。大有明代诗人于谦那首托物言志诗《石灰吟》前两句“千锤万凿出深山,烈火焚烧若等闲”的壮烈,最终是留得炫彩在人间。这一段泥与火的爱情罗曼史,历经千年,走到今日,既历久弥坚,又历久弥新。千年史,融汇于书,还是一本“正经”的书,编纂非编撰,难度,灼情灼心,非经历者,无法体察其间的酸甜苦辣咸。

       

      谈起编纂《钧瓷志》五味杂陈,一位记者在此书诞生后若干年,曾经用大的篇幅,记述了苗锡锦先生和他主编的《钧瓷志》。在我读来,也可以用清朝郑燮那首题画诗《竹石》里的诗句“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岩中;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来佐证苗锡锦先生与钧瓷与《钧瓷志》的情深谊长。

       

      640.webp (5).jpg

      苗家钧窑 | 双龙尊

       

      世上事,少有平顺,非此难即彼难,关键在于克服困难的心是否足够强大。《钧瓷志》编纂时间之长,有其时代浓重的特有难度系数。放在当下,或许也非易事,但难点所在,非同日而语所能概述的。苗锡锦先生主编《钧瓷志》启始,已近花甲之年;付梓时,年逾古稀。有外在困难掺入,耽搁了进度,也有对钧瓷历史的认真求索求证求真延展了时间的长度。那时节,资料搜集整理,应是全凭自己的双手誊写去完成,素材堆砌起来,也应是一摞一摞的。不像今日,借助计算机这个物件,数字化管控,一个小小芯片,就容所所有了,索引查找修改,便捷高效。

       

      640.webp (7).jpg

      苗家钧窑 | 金蟾献宝聚宝盆

       

      我与苗锡锦先生,素未谋面,阅其书如同与之对语,字里行间洋溢出他的音容笑貌。也没有从他处听说过苗锡锦先生的人和事,这本书却给了我所有的我想要知道的答案。我要为这位如今耄耋老者和他主编《钧瓷志》的高风伟节点赞。

       

      640.webp (6).jpg

      苗长强大师与作者王福亭(左)合影。王福亭,禹州市磨街乡大涧村人,钧瓷藏家,兼擅文字,河南绿之动体育文化有限公司董事长

       

       

      声明:欢迎各类媒体转发钧瓷网及微信所刊产品,转刊时务请注明“文章源自钧瓷网(junci360.com)或钧瓷网微信(junci360)”。

      编辑:junci3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钧瓷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钧瓷网]的价值判断。
相关内容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