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丰源里谈柴烧-钧瓷网
      分享到:
    • 锦丰源里谈柴烧

      作者:王增阳 文/图 2017年08月29日 来源:许昌晨报(A12版)

      1.jpg 

      《象鼻尊》 崔松伟 作

      2.jpg

      崔松伟近影

       

      在神垕,钧瓷开窑一直是引人注目的活动。对于想要一探钧瓷奥妙的游客来说,能够亲眼见证开窑,甚至亲手把钧瓷从窑炉、从匣钵中取出,绝对是一次奇妙的经历。如果开出的还是一件钧瓷珍品,那种喜悦的心情更会让人久久难以平静。

       

      “看开窑,对很多人来说可遇而不可求,要看机缘。但要是你多多关注锦丰源钧窑,应该不会失望。”不久前,刚刚主持过开窑仪式的锦丰源钧窑艺术总监崔松伟告诉记者,到锦丰源钧窑看柴烧钧瓷开窑仪式,成为很多到神垕游玩的游客的第一选择。

       

      锦丰源钧窑位于神垕镇东北隅的王家门古陶瓷村,沿小路而下,曲径通幽,风景醉人。古朴的窑院中,最引人注目的除了窑炉之外,就是高高堆积的木柴。这些木柴是柴烧钧瓷的燃料,开创了钧瓷烧制技艺中的一个重要品种柴烧钧瓷。

       

      “柴烧钧瓷的历史极为悠久,最早可追溯到钧瓷兴盛的宋代。在禹州城内八卦洞附近的钧官窑遗址,宋代五大名窑中保存最为完好的一座钧瓷古窑有两个火膛,分主火膛和副火膛。双火膛增加火网面积,双火口轮流添柴,有利于在烧成过程中炉温平稳上升。该窑系世界上迄今为止发现的唯一一座‘双乳状火膛窑’。”崔松伟说,柴烧钧瓷不仅是一种传统技艺,而且是一门有悠久历史文化背景的技艺,承载着民族的印记、禹州钧瓷人的智慧。柴烧技艺尽管因难度大、成品率低让人望而却步,但是柴烧钧瓷散发出质朴、浑厚、古拙的美感,让钧瓷人为它着迷。

       

      由于交通方式的局限性,古代的传统手工艺极为依赖本土的资源。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传统手工艺不仅是一门手艺,还传承着一种传统的生活方式,具有很强的地域性、异质性和多样性色彩,是一个地区、民族的文化表征。在5000多年的华夏文明历史长河中,但凡烧制陶瓷的地方都离不开两种资源,一种是制瓷陶土,另一种是烧瓷燃料。

       

      神垕镇山岭跌宕起伏,群山围绕,东有角子山、凤翅山,西有牛头山、牛金山,南有大刘山,北有云盖山。唐宋时期,人们就在此地从事铝土矿、瓷土、釉药、铜矿石及煤矿的开采。神垕镇周围的大刘山、凤翅山等有茂密的原始森林,为古钧窑的诞生及发展提供了充足的原料及燃料。古陶瓷专家叶喆民在《河南省禹县古窑址调查记略》一文中写道:“神垕镇刘家门窑址,从窑址遗迹和出土器物来看,宋代钧窑窑身不高,方圆不过五尺左右,烟道设于窑后,可能为古代北方习见的半倒焰式窑。用窑具只见有匣钵、渣饼两种。使用燃料除煤外,有的窑还发现了用木柴的迹象。估计这种烧木柴的做法,在当时小窑烧成的条件下,并无供应上的困难,而且对比该地钧窑制品釉色之美,除去釉料配方独到之处,使用木柴烧窑,火焰长而灰分少,容易燃烧,同时不含硫黄或含量极少,因而色泽较好,当然也是一个有利因素。”

       

      “柴烧钧瓷在神垕的地位很特殊,也创造了辉煌的历史。柴燃烧时火苗长,火焰柔和,所产生的一氧化碳气氛浓淡适宜,为釉料中的铜元素还原成色营造了良好的环境。所以,柴窑制品釉色相互渗化过渡自然,呈现出清丽淡雅、俊秀飘逸的艺术风格。”崔松伟说,在历史的长河中,钧瓷艺术在不同朝代更迭。自从宋钧开始柴烧以来,因战乱不断,年代更迭,钧瓷柴烧工艺已整整失传700多年,柴烧钧瓷的烧制技艺逐渐被人们忘却,柴烧钧瓷窑炉的建造方法和烧成工艺也在岁月的烟尘中几近失传。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钧瓷开始复烧。从20世纪50年代初至90年代,钧瓷都用煤烧。1994年,孔家钧窑试验液化气烧制钧瓷成功。2004年,禹州市钧瓷研究所、星航钧窑、晋家钧窑等成功地恢复了柴烧钧瓷工艺,一些窑口在煤烧钧瓷、气烧钧瓷的同时,也兼做柴烧。所以,市场上出现了柴烧、煤烧、气烧三大主流钧瓷产品百花齐放的局面。

       

      记者走进崔松伟的展览室,仿佛推开了一扇时光之门。欣赏着一件件斑斓中透着自然、浑厚又不失温润的钧瓷作品,记者仿佛可以穿越时光,感悟宋代钧瓷的独特魅力。“在宋代,柴烧钧瓷突破了单色釉的格调,釉色光亮浑厚,温润柔和,细腻别致。其窑变有的红紫相映,五色渗透,寓意丰富,代表了钧瓷的较高水平。传统的钧瓷烧制技艺对于我们当代钧瓷人来说充满神秘的色彩,值得我们去探索。锦丰源钧窑正是致力于传承和弘扬钧瓷文化。”崔松伟说,他努力把柴烧钧瓷的工艺恢复、传承下去,坚持钧瓷柴烧开窑就是为了普及钧瓷文化。

       

      近年来,钧瓷行业步入快速发展的时期,钧瓷人以不同的烧成方式烧制出了众多珍品,钧瓷也乘着发展的东风走进越来越多的家庭。在崔松伟看来,钧瓷是活着的艺术,只有融入人们的生活,才能获得持久的生机和活力。

       

      “做钧瓷,也是做人,不能弄虚作假。做钧瓷是一辈子的事情,如果不踏踏实实地研究钧瓷烧制技艺,而是靠坑蒙拐骗,那么往小了说,是在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往大了说,就是在砸整个钧瓷界的招牌。”崔松伟说,锦丰源钧窑的柴烧钧瓷开窑仪式每一次都能吸引几十人甚至上百人观看,能够宣传钧瓷文化,让更多人了解钧瓷的烧制技艺,他很满足。

        

      “钧瓷是无数钧瓷先辈的智慧结晶,柴烧钧瓷更是如此,蕴涵独特的审美情趣和文化。开放包容、传承创新,和其他烧成方式烧出的钧瓷一样,随着钧瓷的艺术价值不断被世人认可,柴烧钧瓷这朵奇葩一定会绽放出更加夺目的光彩。”崔松伟说。

       

      编辑:junci1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钧瓷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钧瓷网]的价值判断。
相关内容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