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国领:魂牵梦绕的神垕情-钧瓷网
      分享到:
    • 张国领:魂牵梦绕的神垕情

      作者:温均有2018年02月26日 来源:钧瓷网

      张国领今年五十八岁,从军四十年,可谓戎马大半生。人生四十年,本是一段峥嵘的岁月,本是一段坎坷的历程。远离故土,四处漂泊,酸甜苦辣自不细说,而他念念不忘的,却是浓浓的神垕情。

       

      微信图片_20180225171521.jpg

       

      2017年,是国领创作丰收之年,他有一百多篇散文、诗歌发表,为别人新书写序,同时还担任着《中国武警》的编审任务。他的诗作《伟人毛泽东》,被多家国家级刊物转载。他是一个高产作家,他是一个优秀诗人,刚被评为“2017年度中国十佳诗人”。 

       

      国领才华横溢,却又踏实肯干。他在微信头像下边写着: “不计较,不空想,不故弄玄虚”。细细想来,那是他做人的信条。他那样的默默无闻,那样的奋力拼搏。他每天在繁忙的工作之余坚持业余写作,四十年下来,落下了明显的职业病。 多少人,被漫长的岁月改变了容颜;多少事,被历史的风雨淡化了记忆。然而,让这个游子不变的,是对家乡的情,对神垕的爱。

       

      微信图片_20180225171532.jpg

       

      国领的母亲,在二十五年前去世。一个远离家乡的游子,对过早失去的母亲,有一种刻骨铭心的思念。他说,每逢仲秋、春节、清明或是娘的周年日,他不知道是怎样熬过的。对娘的思念,他一刻也没有停止过,每每与我说起母亲,便在电话那头哽咽不止,我想安慰他,但听着他撕心裂肺的声音,我也禁不住泪流满面。

       

      国领今年五十八岁,此时的他,更加怀念过早去世的娘。他常常把娘的相片发给我,他说,娘的相片不多,这一年,尤其想念她。他准备在娘逝世二十五周年的时候,回神垕老家给娘上坟。可是,因另有任务他没能回来。后来给我打电话时,泣不成声。我知道,一个将要退休的部队军官,有多少事情需要做啊!我安慰他说:“咱伯在北京多幸福啊,你把对咱母的孝心,都报答给他老人家了。” 

       

      2017年,他的散文《年味儿就是娘做的新衣》,《年味儿就是娘做的烩菜》,《母亲的五色线》,《母亲的牵挂》和诗歌《母亲》等作品,写的如泣如诉,让人读着潸然泪下,我知道,那是他对母亲的思念啊!他爱母亲,爱家人,爱白峪的乡亲们。他写家乡的作品《山村的石磨推着转》,《茶是思乡的引子》,《最美乡村上白峪》《照澈心灵的月光》等,都如丝如缕,情景交融。

       

      微信图片_20180225171539.jpg

       

      2017年7月23日,是神垕高中七七届毕业生,四十年再聚首的日子。李迎福代表组委会,邀请在省外工作的同学回来参加。正在外地休假的国领如期而至,让老同学们兴奋不已。国领是头天中午到家的,对于他的回来,我真的感到意外,我知道他太忙。那天在神垕的一家饭店见了他,我们没有握手,也没有多余的寒暄,只是互相的看着,甚至连多笑一下都没有。他上了车,我一面开车,一面打量他。我说没想到你能回来,他说:“同学们四十年没见了,正好是个机会。”

       

      他回来的第一件事儿,就是去看望我卧床的老母亲。还没有进门,他就一边走一边大声喊:“婶!我是国领,我回来看您来了!”那情景,就像回家的孩子。我母亲听到是他的声音,高兴得说不出话来。他见了我母亲,伏在母亲的床头,泪如雨下,失声痛哭。泪水滴在被头上,母亲紧紧搂着他的头,也哭了起来。看着眼前的情景,我情不自禁,我和父亲再也止不住泪水,几个人失声痛哭。我知道,一个没有母亲的孩子,心里是何等的想念,何等的孤单。

       

      微信图片_20180225171545.jpg

       

      在和同学们见面时,国领脱稿朗诵了一首长篇抒情诗——《我们依然旧风华正茂》。他的朗诵,感情激越,振奋人心,每到情深处,便奋臂一挥,老同学们像一个个年轻的孩子,激起一次次的欢呼。我没有鼓掌,也没有欢呼,我真真切切的看见他明显地苍老了。我忽然怜悯起他来,荣耀光环的背后,有多少心酸的故事啊。长诗《我们依然旧风华正茂》,同时在中国钧瓷之都神垕镇微信公众号上发表。回到北京,他又写了一篇散文《再见李老师》。 

       

      时隔一个多月,国领收到神垕镇政府的邀请函。回来参加2017年9月29日神垕古镇举办的第十届中国钧瓷文化旅游节。钧瓷文化旅游节,是神垕人民的一件盛事,神垕人已经候等多时,做了大量的准备工作。我满怀喜悦在电话里问他啥时候回来,他说:“回来是一定回来,只是还在犹豫着。”我不明白,他是一个视公益活动胜过生命的人,怎么会犹豫呢?他说自己并没有为家乡做过什么贡献,受邀而回深感愧疚。

       

      他提前一天回来,和在安徽赶回来的老同学苗应林一起,被镇政府安排在华神大酒店。期间,我与老同学应林说了一阵子,别后应林与司机回他老家苗家门去了,我就送国领回他老家上白峪。走到白峪村口,他下了车,我放慢车速陪他走。路上没有人,见他神情沉重,不时的往村子西北方向望去,我知道,那是伯母坟墓的方向。我看他两眼含泪,就停下车子,开了车门让他上车,他却说:“回家吧,家里还有客人等着呢。”

       

      微信图片_20180225171550.jpg

       

      钧瓷文化旅游节那天,神垕成了人的海洋,车的海洋。到处彩旗飘扬,到处欢声笑语。早上不到八点,我就送他去钧瓷文化主题公园的主会场,参加开幕式。只见路上设了几道关卡,警察严格控制车辆进入镇区。因为他胸前佩有贵宾卡,一路畅通。在车上,他谈笑风生,看得出,他对参加这次盛会,是多么的兴奋。他上身穿一件深褐色的夹克,白皙的脸上带着微笑,他本身就有老兵的帅气,在贵宾卡的映衬下,更加的英俊潇洒。

       

      我没能进入主会场,在手机上时刻注视着开幕式,我盼望着他的镜头。终于,贵宾席上出现了他和苗应林的身影,他们仪态端庄,面带微笑,两个人的眼镜,清晰可见。那天晚上,神垕镇党委书记连松涛设宴招待他们,征求他们对神垕发展的建议。结束后,我送他到杨岭寨生态园,去参加部分嘉宾参加的宴席。是夜,下起了小雨,那天晚上,他住在我家,见他疲惫不堪的样子,我把想说的话咽了下去。 

       

      回来后的第三天傍晚,他打来电话,说他已经坐上了回北京的火车。他的话里,仍然是一种兴奋,但也有一些惋惜。他说,上午陪几位回神垕参加文化节的老乡去逛老街,走到寨前广场,刚留了几张合影,就被游人上来合影。神垕人的热情,让他很感动。遗憾的是,回神垕一趟,没有游一下老街。在小雨中与老乡分别时,收到游人赠送的几把雨伞,还不知道人家的名字呢。

       

      微信图片_20180225171555.jpg

       

      回到北京,顾不上工作的劳累,他连夜写了几篇散文,他说要把巨变后的神垕介绍给全国读者。北京晚报的《品钧不言》,《中国建材报》的《神垕的神》,钧瓷网的《爱上钧瓷说到酒》,《神垕古镇的老、旧、新》,《再回神垕》,《一位神垕人的心里话:千年期待,“垕”等多时》等文章,美到了极致。

       

      我打电话问他,咋想起写那么多与神垕有关的文章?他说:“想家啦。都说咱河南人出门想家,我就是喜欢想家的人。当兵四十年,总是忘不了老家。想家的时候,写起来特别顺手。老家给了我无尽的写作题材,我真心感谢神垕”。爱屋及乌,在国领的眼里,神垕的一草一木都是美的。2017年撰写的介绍钧瓷、宣传神垕的作品《神垕,梦想升起的地方》,《北京有个钧瓷汤》,《男人爱上钧瓷的八个理由》,《女人爱上钧瓷的八个理由》,《千年期待》,《爱在神垕》等,把神垕介绍给全国读者,把神垕钧瓷推向全国,做出了很大贡献。2017年末,他被推为钧瓷年度人物。 

       

      640.jpg

       

      国领十八岁从军,曲指算来,离开家乡已经四十年了。四十年的军旅生活,四十年的风雨兼程,他从一个新兵,成长为一名当代作家,军旅诗人,《中国武警》、文学期刊《橄榄绿》主编,武警大校警衔。可以说,他从一路坎坷里走来,他在一路赞声里走来,他的成就,使无数人翘首仰望。但是,国领从来无心得意,他的心里,只有报之不尽的家乡情。他爱母亲,爱乡亲,更爱神垕。他作品无数,最美丽最动人的,是书写家乡的赞歌。

       

      2018年2月10日于神垕 

       

       

      640.webp (2).jpg

      温均有

      禹州市神垕镇温堂村人,生于1960年。爱好写作、旅游、运动、收藏、雕刻、音乐等。

      编辑:junci3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钧瓷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钧瓷网]的价值判断。
相关内容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