庞志峰:毕业于天津美院,创业于千年神垕!-钧瓷网
      分享到:
    • 庞志峰:毕业于天津美院,创业于千年神垕!

      作者:王增阳2019年04月30日 来源:许昌晨报(12版)

      采访庞志峰,记者欣喜地有了两个发现:一是这个毕业于天津美术学院的专业人才并不是神垕人,而是来自山西大同,为了钧瓷艺术在神垕已经钻研四年多;二是这个原先并没有接触过钧瓷的异乡人,在神垕这片陌生的地方逐渐站稳了脚跟,虽没有大把收入,却也能够靠着作品维持日常开销,支撑他继续探索。

       

      不久前,记者到访庞志峰的窑口。这个出生于1985年的年轻人依旧在埋头雕琢着作品,起身相迎时依旧满身泥点。结识庞志峰,是因为他的一件钧瓷壶作品获得由许昌报业传媒集团等联合主办的“保元堂杯”首届中国钧瓷壶艺大赛优秀奖。真正看到庞志峰的作品,记者才惊讶地发现,他并不是专门创作钧瓷茶具的,而是将自己的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了钧瓷造像特别是佛教题材上。

       

      “我大学学的专业是雕塑,大部分时间的学习和创作也是围绕着这一主题。2011年毕业以后,我也在不同的瓷区学习过。2014年,我到河南寻找瓷区,想尝试创作。当时,我先去了汝州,转了一圈儿发现想要找个比较集中的汝瓷创作区域都很困难。后来,有人建议我到禹州神垕转一转,告诉我神垕是钧瓷的原产地,应该会有所收获。其实在这之前,我并不了解钧瓷,也从来没到过神垕,后来才发现天津美术学院与神垕的渊源很深。20世纪八九十年代,曾有大批天津美术学院的教授和学生到神垕创作交流。”庞志峰说。

       

      和很多初入钧瓷行业的人一样,庞志峰也遇到了很多困难。“刚来的几个月,我连钧瓷的基本烧制环节都没有弄清楚。我这个人性格比较倔强,如果遇到了难题,会想着怎么样解决问题而不是放弃。钧瓷的烧制流程太复杂了,从窑炉的设计到釉色的配制,再到烧成,要解决一系列技术性难题。”庞志峰说,相比其他瓷区的瓷种,钧瓷的烧制对于外来创作者太不友好了。

       

      到达神垕的前两年,庞志峰负责设计作品,请神垕的师傅帮忙烧制,结果不太理想。庞志峰认为自己的技艺也没有大的长进。“如果一直这样,我就没有机会学习自己不会的东西,而是一直重复自己以前学的东西。所以,我决定自己建窑,去尝试了解钧瓷烧制的整个流程。”庞志峰说。他从一开始就为自己定下了目标:不仅仅是传承钧瓷艺术,而是要创作全新、有独特印迹的作品。

       

      几年时间里,庞志峰先后建起了气窑、煤窑和柴窑。对于一个年轻人来说,这非常难得。钧瓷烧制技艺极其复杂,仅仅是在烧成方式方面就有巨大的差异。不少后来进入钧瓷行业的人,选择使用技术难度相对较低的气窑烧制作品。庞志峰不这样想:“我就是抱着学习的心态来的,如果不都尝试一下,又怎么知道什么是最适合自己的。”

       

      庞志峰窑口的展室中,有大量造像作品。端庄秀丽的菩萨、低眉沉思的罗汉、开口大笑的弥勒……工艺精细、釉色自然,在灯光的映衬下,呈现着夺目的光彩。“这些作品,是我精心雕琢出来的,但是在烧成过程中,依旧困难。并不是说一直烧不出来,而是我对烧出来的效果不满意,没有达到理想的状态。”庞志峰说,即便是探索了这么长时间,他还是没有感觉到满足,反而对作品的要求更高了。

       

      在创作造像作品的间隙,庞志峰也会烧制一些茶器、实用器等作品。“在钧瓷艺术上,我是后来者,对如今钧瓷领域的创作有一些自己不成熟的看法。我认为当下钧瓷艺术的创作语言有些陈旧,‘拼图式创作’大量存在,在传统器型上加加减减并不是创新。钧瓷是以釉色为根基的造型艺术,造型的特征、釉色的特征应该有一定的界限,不能胡乱组合一下就说是新作品。”在庞志峰看来,钧瓷艺术要逐渐与现代艺术接轨,以全新的设计语言为钧瓷的发展带来新的灵感和方向。

       

      在钧瓷界,庞志峰是后来者,但正是因为不断出现的有着更高艺术追求的年轻人加入,钧瓷艺术才会充满活力。听到庞志峰说,能够维持日常开销,会坚持创作下去,记者感到欣慰,期望更多像庞志峰一样的年轻人,为钧瓷艺术的发展注入新鲜血液。

       

      本文原载于2019年4月30日《许昌晨报》12版,原标题为《艺成于琢——青年钧艺家庞志峰印象》

      640.webp.jpg

      编辑:junci3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钧瓷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钧瓷网]的价值判断。
相关内容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