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国安:钧瓷恢复发展的参与者和见证者-钧瓷网
      分享到:
    • 刘国安:钧瓷恢复发展的参与者和见证者

      作者: 吕超峰 王增阳 2016-11-02 来源: 钧瓷网

      72岁的刘国安大师穿着深色西装、白衬衣、黑皮鞋,身形笔挺地站在其工作室二楼楼梯口,笑意满满地招呼着记者一行:“快上来吧,茶都快凉了。”

       

      4af0124ftc646dcc56abd&690.jpg

      德高望重的刘国安大师

       

      寒暄过后,随刘大师走入茶室。窗外是绿油油的麦田,再往远处看,隐藏于蒙蒙雾气中的大刘山若隐若现,一派田园风光,不由得让人心旷神怡。

       

      刘国安身材高大,声音洪亮,一如在不同的场合见到的形象一样,只要不是在作坊创作钧瓷、满身泥巴的时候,大部分时间,他都保持着整洁的穿着和饱满的精气神。这位在钧瓷行业摸爬滚打50余年的老艺人,会经常出现在钧瓷行业学术交流会、后辈的作品研讨会或者各大钧瓷交流活动等不同场合。作为当今钧瓷界最资深的大师,他不吝啬给予其他优秀钧瓷艺人热烈赞美,也会对钧瓷界出现的不平之事仗义执言,更会对影响钧瓷行业健康发展的错误观点尽力反驳。

       

      挂盘.jpg

      挂盘 | 刘国安作品

       

      这位德高望重的“老厂长”从1961年进入禹县钧瓷一厂(时为神垕陶瓷合作一社),历任钧瓷车间主任、技术科科长、实验室主任、技术副厂长、厂长、厂长兼党委书记等职,见证了钧瓷一厂由盛及衰的全过程。退休以后,他又和禹县钧瓷一厂、二厂走出的众多钧瓷大师一起,开创了如今钧瓷界百花齐放的繁荣局面。

       

      作为共和国钧瓷恢复发展的主要参与者和见证者,刘国安以不同的身份为钧瓷的发展发光发热。“中国陶瓷设计艺术大师”这个姗姗来迟的荣誉,并未让刘国安的心境产生波澜。没有了职务的束缚,他在自己的国安钧瓷坊里,尽情实践着多年来对钧瓷艺术的理解和感悟,将脑海中关于钧瓷的创作灵感一一变成现实。

       

      “钧瓷的窑变之美,已传承1000多年。作为中国陶瓷艺术之林的一朵奇葩,钧瓷的魅力无限大。陶瓷的发展史是中华文明史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在我看来,陶瓷是中国四大发明之外的又一伟大发明,新石器时代,中国人就发明了陶器。可以说,中华民族发展史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就是陶瓷发展史。”在刘国安看来,钧瓷始于唐、盛于宋,但若要往上追溯,钧瓷是在数千年中国陶瓷的延续之下产生的一个分支。

       

      斗笠碗——彩云飘动.jpg

      斗笠碗—彩云飘动 | 刘国安作品

       

      “铜红釉以铜的氧化物作为着色剂还原烧成。钧瓷创造性地使用铜的氧化物作为着色剂,在还原条件下烧制出铜红窑变釉,由此产生万紫千红的窑变色彩,改变了青釉类瓷器的单色局面。”刘国安说,钧瓷在铁系窑变釉的基础上进一步发展,从单色到多色,是一种传承和创新。

       

      千年窑火不灭的古镇神垕,流传着众多关于钧瓷的故事。钧瓷复烧是其中动人的一笔。刘国安的父亲刘保平是共和国钧瓷恢复和生产身体力行的倡导者、组织者、推动者,1951年受命组建神垕供销生产合作社并任首届主任,参加了1955年召开的全国首次陶瓷工作会议。这次会议后,刘保平把钧瓷老艺人卢广东、卢广文从外地请回神垕。刘保平以出色的组织能力和经营意识,使共和国钧瓷大放异彩。

       

      “关于这段历史,有很多说法和传言。1955年,国务院组织召开全国首次陶瓷工作会议,上海硅酸盐研究所的周仁在会议期间找到来自禹县的代表,建议将卢广东请回神垕恢复钧瓷。回来后,卢广东又找回了他的弟弟卢广文,共同复烧钧瓷。在当时,卢广东在禹县神垕陶瓷合作一社复烧的钧瓷是大火蓝,在粗瓷窑内烧制。严格来说,大火蓝并不是宋代的钧瓷,当时复烧的钧瓷,有着扒村瓷和磁州窑的风格,器型有胆瓶、石榴瓶等。”刘国安说,他1961年初中毕业后被招入禹县神垕陶瓷合作一社,当时烧制的还是大火蓝,给人民大会堂献礼的作品也是大火蓝。

       

      鼓钉钵.jpg

      鼓钉钵 | 刘国安作品

       

      进厂工作以后,初中毕业的刘国安也算厂里的文化人,厂里安排他负责记录老艺人卢广东为恢复钧瓷进行实验的各种资料,他一边记录,一边学习,逐步掌握了钧瓷配釉、成型、烧成等技艺。其弟刘富安(已故中国工艺美术大师)第二批进厂。在相当长的时间里,刘国安与刘富安兄弟二人相互学习,共同钻研钧瓷烧制技艺。

       

      “1963年,延续宋代风格的钧瓷烧制成功,青釉带红斑的钧瓷作品引起了省里的重视,各级媒体先后报道,由此开始了钧瓷的大变革时期。1964年,在庆祝新中国成立15周年活动中,由神垕烧制的仿宋代风格的《莲花盆》《鹅颈瓶》等被放在了河南厅。当时的作品釉色绚丽、玉润肥厚,已经具有相当高的艺术水准。”说起这段历史,刘国安如数家珍。

       

      龙耳尊——紫露.jpg

      龙耳尊—紫露 | 刘国安作品

       

      在禹县钧瓷一厂,刘国安凭着精湛的技艺、精美的文笔、精炼的口才、精明强干的办事能力,深得领导的赏识和职工的拥护。1976年至1992年,刘国安在禹县钧瓷一厂先后担任钧瓷车间主任、技术科科长、实验室主任、技术副厂长、厂长等职。1979年,刘国安被选为全国工艺美术创作设计人员代表大会代表,受到华国锋、叶剑英、邓小平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接见并合影。同年8月,刘国安被选为中国工艺美术学会理事,次年被选为河南省工艺美术学会副理事长。1983年,刘国安主持研发的钧瓷新工艺获河南省重大科技奖;1984年,在刘国安的主持下,禹县钧瓷一厂“宇宝”牌钧瓷获国家“金杯奖”。

       

      作为一个见证新中国成立之后钧瓷恢复发展的老艺人,刘国安对钧瓷充满了感情,钧瓷的每一次起伏都牵动着他的心。如今,怀着难以割舍的钧瓷情结,刘国安把他的大部分时间都倾注在国安钧瓷坊。刘国安的作品,古朴大方,装饰简练,形体与釉色和谐,以自然窑变为魂。他以禹县钧瓷一厂的釉色为基调,创新而成的《鼓钉钵》《龙运顺通尊》《攀登》《龙耳尊》等器物造型端庄大气,釉质温润如玉,窑变自然天成。

       

      折沿钵.jpg

      折沿钵 | 刘国安作品

       

      在钧瓷界,刘国安从不妄言,却能在必要的时候为钧瓷直言。“钧瓷创新是钧瓷艺术发展的必由之路,但钧瓷创新不能违背钧瓷艺术的本质。钧瓷的特点就是胎质坚实,造型古朴端庄,釉质玉润透活,窑变自然天成。钧瓷的特质决定了我们在创作钧瓷时,只有给釉质的流动留足空间,才能充分展示自然窑变的艺术魅力。所以在钧瓷的器型创新上,要繁而有度。有些人认为添添加加就是创新,这是画蛇添足,是浮躁的表现。”刘国安说。

       

      在刘国安看来,钧瓷界有个不好的倾向就是西化,有些人认为西方的陶艺风格是钧瓷的未来发展方向。“有些所谓的艺术家,接触钧瓷没几天,还弄不懂钧瓷的窑变成因,就对钧瓷说三道四。有些创新作品的造型实在不敢恭维,遗憾的是,竟有人跟风。这样的创新令人痛心,这样的创新会对钧瓷的发展产生不良影响。”刘国安说。

       

      “钧瓷的创新应以钧瓷的特质为基础,无论是陈设器、使用器还是观赏器,型和釉要搭配合理,融入传统文化元素,充分展现窑变的艺术魅力,而不能想当然。”刘国安说。窑变是很多瓷器的共有特性,所以窑变不是钧瓷的判断标准,而是钧瓷成色的一个条件。钧瓷的核心价值就在于它是铁铜经过氧化还原成色,脱离了这个根本,就不是钧瓷了。

       

      大斗笠——火山口.jpg

      大斗笠—火山口 | 刘国安作品

       

      谈到钧瓷的未来发展,刘国安有着自己的观点。“首先,奇和怪不是钧瓷的发展方向,这些形式的作品可以适当创作,但不能成为钧瓷的主流。其次,彩釉融入钧瓷是钧瓷的创新之一,但不能取代钧瓷的本质特色。最后,黑花釉不是钧瓷的代表釉色。”刘国安说,现在钧瓷界有个不好的趋势就是打着创新钧瓷的旗号去钧瓷化。“形式上的肯定,实际上的否定。”刘国安认为,钧瓷的釉色在创新实用化作品中要继承,不能使钧瓷传统釉色被抛掉或边沿化,更不能张冠李戴。钧瓷的魂是釉,不能去掉或削弱钧瓷以铜铁还原成色的核心价值,不能认为只要是在钧窑名义下烧出的都叫钧瓷。

       

      采访结束,刘大师和孙子刘毅豪执意送记者一行到大门口。在大门口,刘毅豪指着临街正在装修的大楼说:“这是给俺爷建的钧瓷艺术馆,装修即将结束,准备在2017年春节前后开业,也算是对我爷55年钧瓷艺术生涯的展现。”

       

      笔洗——生命运动.jpg

      笔洗—生命运动 | 刘国安作品

       

      莫道桑榆晚,为霞尚满天。刘国安不仅是名副其实的钧瓷大师,还是钧瓷多年发展的见证者和推动者,在整个钧瓷发展史的新中国阶段,都有着属于自己浓墨重彩的一笔。

       
      编辑: junci3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钧瓷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钧瓷网]的价值判断。
相关内容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