瓷上袈裟:博古堂钧瓷大师张文建印象-钧瓷网
      分享到:
    • 瓷上袈裟:博古堂钧瓷大师张文建印象

      作者: 吕超峰 王增阳 文/图 2016-11-08 来源: 许昌晨报(A12版)

      1.jpg

      张文建近影。 

      2.jpg

      《益寿瓶》。

      提起袈裟,人们就会联想到层峦叠嶂的大山、神秘的古寺、精神矍铄的高僧以及纵横交错的金色纹路。

       

      钧瓷经过高温窑变后,也会产生很多纹路,比如珍珠点、蟹爪痕、兔丝纹、绳网纹、鱼子纹、冰片纹和蚯蚓走泥纹等。这种具有流动感的纹路为器物平添了一种美,给人无限遐想的空间。

       

      在钧瓷众多美妙的纹路中,公认最珍贵的当数袈裟纹。烧出珍贵的袈裟纹是每个钧瓷窑口大师梦寐以求的愿望,但这种纹路可遇而不可求。

       

      然而,博古堂的张文建大师烧出了一个奇迹。他的窑口经常烧出鬼斧神工的袈裟纹,被藏家誉为“瓷上袈裟”。

       

      漫步在神垕镇博古堂的展厅里,在《双龙荷口瓶》、《挂盘》、《观音瓶》等10多件传统器型上,都可以看到美妙的袈裟纹,红色的、紫色的、褐色的,纵横交错、似描非画、自然流淌,令人叹为观止。 

       

      “不要问我袈裟纹是怎样烧出来的,我也不知道原因。”坐在茶台前,与张文建大师聊起他作品上的袈裟纹,他也说不出个所以然。

       

      “经验总有吧?”记者问道。

       

      “也谈不上啥经验,但我有一点儿感悟,那就是认真对待每一道工序,对待自己的作品就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精心呵护、一丝不苟。在烧窑时来不得半点儿马虎,要不吝啬木柴,尽可能地往‘碰’处烧,物极必反。这种烧法尽管残次品多,但出现珍品的机会也多,袈裟纹多是这样出现的。”张文建如实说出自己的体会。 

       

      这种为了烧出精品不管不顾的劲头儿,与张文建的成长经历息息相关。张文建是土生土长的神垕人。1982年高中毕业后,他到原禹县钧瓷一厂上班,先后干过成型、上釉、产品配套等工作,逐步了解了钧瓷生产的整个工艺。不久,由于他工作认真、做事执着,厂领导把他调到质量管理科工作,检查钧瓷生产的每一道工序。这使他养成了严格按标准操作、一丝不苟的工作习惯。

       

      1999年年初,张文建在下岗5年后,开始烧制仿古瓷,如汝瓷、哥瓷、官瓷等,一烧就是8年。这8年,张文建不但积累了发展的第一桶金,而且在实践和探索中使自己的技艺有了质的飞跃。

       

      难以割舍的钧瓷情结,使张文建下定决心转型。2008年春,张文建创建博古堂钧瓷坊。张文建对人、对钧瓷都十分执着。在烧制钧瓷之初,张文建给自己定下一个目标:使用传统工艺、传统造型、传统釉色,用柴窑烧制,创作雍容华贵、浑厚典雅,具有古钧神韵的钧瓷珍品。“有句话叫作‘只有传统的才是经典的’。我的认识可能有些狭隘,但我认为经典的就是好的,要想制作出经典的作品,必须坚持做最传统、能流传下去的钧瓷。因此,从做钧瓷之初,我就坚持用柴窑烧制,偶尔也用煤窑。我常年使用的钧釉有两种,一种是原钧瓷二厂常用的钧红釉,一种是炉钧釉。我所选的器型和釉色决定了我做的钧瓷不会有复杂的造型和华丽的色彩,但它们古朴端庄、大气厚重,能让人感受到钧瓷的魅力。”张文建自信地说。

       

      张文建做事很执着。柴烧钧瓷成品率低、成本高,但张文建为了追求钧瓷作品的完美不惜成本,从选料、成型、上釉到烧制的几十道工序,都严格把关、一丝不苟。

       

      现在来看,张文建制作钧瓷与其他窑口的不同之处在于坚持——坚持用原钧瓷二厂常用的钧红釉,坚持传统工艺,坚持传统造型,坚持手工制作,坚持用柴窑烧制。他选用的木柴是从鲁山西部山区购进的释放热量高的上佳材料——优质栗木。他的窑口取名博古堂,就是向传统经典致敬,传承传统经典,弘扬传统钧瓷艺术。

       

      张文建认为,钧瓷的特点是胎质敦实、造型端庄、釉厚为本、窑变为神、开片为奇、釉画为绝。这些年,在坚持发展传统钧瓷艺术的道路上,张文建稳步前行。张文建从选料、配釉到烧制均采用传统工艺,烧制的钧瓷作品曾获省级奖项100余个、国家级奖项10余个,深受社会各界人士青睐。

       

      现在,张文建的作品在市面上基本找不到,均被全国各地包窑的藏家收藏。“我的窑口基本不受经济下行和其他因素的影响。”他说,“我的柴烧钧瓷作品现在刚刚成熟,还要继续努力。我不在乎得什么大奖,只要能得到专家和藏家的认可就很高兴。”

       

      “在我的观念里,钧瓷作为艺术品,不能只从价格上评价,还应该从器型、釉色上评价。”张文建说,每一次进到作坊里点火后,他都会从头盯到底,实在困得不行才去眯一会儿。虽然很累,但他把这种经历当作一种享受。

       

      “想烧出精品,代价很大,有时候几十窑都出不了好东西,烧出袈裟纹更是难得。”张文建说,这两天,他盘算着从一位藏家手中收回一件袈裟纹作品。“他只要愿意,展厅中的作品随便挑。”张文建如是说,如他当年将客户包窑没烧成的作品回炉重烧,然后开着一辆破面包车跑几百公里给客户送去一样。以诚待人,以作品交友,张文建的钧瓷之路稳健而又充满如钧瓷一般的大气。

       

       

       

      编辑: junci1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钧瓷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钧瓷网]的价值判断。
相关内容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