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见过金星天目釉吗?它背后有段“射雕”般传奇-钧瓷网
      分享到:
    • 你见过金星天目釉吗?它背后有段“射雕”般传奇

      作者: 李俊涛 2016-11-11 来源: 钧瓷网

      640.webp.jpg

      640.jpg

       

      钧瓷艺术家张自军先生的精品室中陈列着一套做工精细、造型古朴、线条饱满优美的钧瓷茶具,釉色独树一帜,在精品室釉色万千的钧瓷作品里卓然出众,观者无不为其蕴籍厚重之美所吸引折服。张自军先生将此釉命名为钧瓷窑变金星天目釉。釉名表明了作品的呈色,天目是指黑色,金星是指黑釉之中泛着点点金光。射灯照耀之下,钧瓷窑变金星天目釉的釉色呈现效果如同平静宽阔的河面在晴朗的深夜倒映着满天星光。河水有着不易察觉的流动细纹,星光或深或浅,清丽幽雅,透活欲出,长久注目引人入胜,令人神往。因此种釉色不常见,观者移步回过神来,常常会问:这是钧瓷吗?当然是。在钧瓷的万千色彩中,一直有黑色的一席之地,况且此黑色与金星都来自于钧瓷最重要的烧制工艺——窑变。

       

      1.jpg

      窑变金星天目《提梁壶》| 张自军作品

       

      钧瓷釉色以青、红两色为主。青色是钧瓷作为北方青瓷窑系的主体色彩,红色是钧瓷区别于其他青瓷窑系、首先创烧、对中国陶瓷釉色做出巨大贡献的色彩。因而钧瓷釉色是以青色为底,红色在其上变幻的色彩。这种变幻,在形的方面,尚有规律可循,清末许之衡在《饮流斋说瓷》中说:“元瓷之紫聚成物形,宋均(钧)之紫弥漫全体”;色彩方面,就不是一两句话能够说清了,不但青、红两色有着由月白到深蓝、由粉红到殷红的丰富色谱,两色交融更是色彩缤纷、不可例数,这就是钧瓷的“入窑一色,出窑万彩”。

       

      在钧瓷的丰富色彩中,黑色不太常见。黑色是中国瓷器在烧制中最先得到的釉色,色彩形成主要是因为釉料中铁元素的存在。由于铁元素存在的普遍性和烧制技术相对简单,早期瓷器基本都是黑色,窑工们想摆脱黑色而不能。唐钧因为釉料中加入草木灰,引入了钙元素,最终在釉面出现白色花纹,成为了瓷器烧制史上一个突破。进入宋代,各个窑系都掌握了相对熟练的釉色控制技术之后,中国瓷器的色彩开始缤纷,很少烧制纯黑色的瓷器了。定窑偶尔烧之,但定窑的主打色彩是白色。“八大民窑”之一的磁州窑发明了“化妆土”工艺,烧制的是白底黑花的瓷品。

       

      窑变金星天目《一粒珠罐》.jpg

      窑变金星天目《一粒珠罐》| 张自军作品

       

      黑色瓷器在中国古代陶瓷史上高峰是宋朝南方民窑建阳窑出产的瓷品。建阳窑主要生产喝茶用的茶盏,就是茶碗,叫建盏。建盏的出现与宋代的喝茶方式有关。我们今天使用的这种“泡茶”的喝茶方式形成于明代,唐代的喝茶方式是“煮茶”,茶叶磨碎过筛,在锅中像下饺子一样煮沸三次,还要加入盐和生姜等佐料,最后盛到碗里,相当于一碗菜汤。宋代的喝茶方式是“点茶”,茶碗烤热,茶叶磨碎调成膏置于碗中,冲入沸水,冷却至适于饮用,连茶叶一块喝下去。之所以用黑瓷,一是黑瓷坯体中含铁丰富,烤过之后能够较长时间保温,二是宋代还有着斗茶的习俗。所谓斗茶,是以茶膏冲入沸水之后形成的泡沫,来评判茶叶和茶道的好坏。以泡沫更白、存留时间更长者为胜,跟我们今天从啤酒泡沫判断啤酒好坏的标准差不多。黑色瓷碗可以对泡沫产生较其他瓷色更为直观公正的映衬,泡沫消退时留下的水痕也更容易被发现。当时称赞好茶一个术语谓之“咬盏”,即泡沫如同咬在了盏壁上一样长久不散。

       

      建盏还有一个名字叫“曜变”,是说建窑利用釉中所含氧化金属的呈色原理和窑温火焰的机理,烧出了富有变化的结晶釉或窑变花釉。这些变化,结晶釉常形如兔毫、油滴,花釉常形如玳瑁斑、鹧鸪斑。我的理解,“曜变”和“窑变”说的是一回事,“曜变”讲的是烧造工艺的呈现效果,“窑变”讲是烧造工艺的内在原理。建盏另外一个名字叫“天目”,来源于日本僧人最早从从淅江的天目山把建盏茶具带到了日本。现在凡是宋代黑色的瓷器,日本都叫天目瓷,产生曜变效果的则叫曜变天目瓷。建盏在日本有着极高的地位,定为国宝的8件中国古代瓷器,有4件是建盏。日本人到博物馆去看建盏,上前之前先要鞠躬。日本人形容曜变天目茶碗,称之为“碗中宇宙”,说里面仿佛是深夜海边看到的星空,高深莫测。明治年间,三菱总裁岩崎小弥太得到了一只建盏,但因敬畏,一生都没用它喝过茶。

       

      窑变金星天目《旋纹罐》.jpg

      窑变金星天目《旋纹罐》| 张自军作品

       

      张自军先生与钧瓷、与钧瓷窑变天目釉的遭遇,说起来基本上是《射雕英雄传》里郭靖练成九阴真经一样的传奇。当年,他作为一名懵懂少年进入国营瓷厂,人生的机缘让他先后获得了向王凤喜、孔铁山、任坚、卢正兴等前辈大师贴身学习的机会。熟悉当代钧瓷史都知道,学习钧瓷制作能遇到这些大师中一位,已经是学艺生涯中的难得的经历。大师们的精心执导与熏陶,让他很快在同时进厂的青工中脱颖而出,熟练掌握了钧瓷从拉坯、釉料配比、烧制到窑炉制作的全套实践技艺。

       

      他之后的经历更如同是上天对他的刻意造就。现在,禹州的钧瓷窑口也与专业的工艺美术机构有合作,但基本是派人去学习。请这些机构里名家到窑口进行长时间培训指导,对于忙碌名家们来说基本不可能。但在张自军先生学艺时的那个特殊年代,这些机构的知名学者却会主动来到神垕的瓷厂,长时间免费培训教学。很难想象著名版画家王麦杆先生第一次来神垕教学,竟然差一点被当成特务抓起来。在当年来到神垕的天津美院王麦杆、王之江先生,中央美术学院梅建鹰、高庄先生,金宝生、张守智、吕晓荘教授等的教学指导下,张自军先生获得规范、高水准的工艺美术审美、设计和造型能力。接着他又获得参加全省、全国级别长时间学习培训机会,进一步开阔了艺术视野,对钧瓷的理解和制作技术都得以大成,在公有制瓷厂从技术骨干走上了领导岗位。

       

      窑变金星天目釉系列《手端壶》.jpg

      窑变金星天目釉系列《手端壶》| 张自军作品

       

      东风工艺美术瓷厂在市场经济大潮冲击下走向没落之后,张自军先生对钧瓷痴心不改,开始了个人创业和钧瓷创作。他从开始创业到钧瓷金星天目釉研制成功的经历,堪比九九八十一难唐僧西天取经。他经历过血本无归的合同诈骗。研制时钧瓷金星天目釉时,他将当时家中处于神垕黄金地段的房子卖掉投入其中,却一直烧到第十六窑方才成功。张自军先生说,家里最穷困之时,吃的面粉都是赊的,全家老少都求他别再烧钧瓷了,干什么都不至于沦落至此。说起这些往事,他又瞬间皱紧了眉头,似乎以想起了那些日子里旁人无法理解、不能替代的煎熬。

       

      窑变金星天目《鸣翠罐》.jpg

      窑变金星天目《鸣翠罐》| 张自军作品

       

      最终,钧瓷金星天目釉研制成功了,业内大奖接踵而至,先后被中国工艺美术馆、英国大英博物馆收藏。他的炉钧釉、结晶釉作品也开始被市场广泛认可。如今的张自军先生在神垕乾鸣山上又一次盖起了自己的新房,一家人工作生活都在这个巍峨漂亮的庭院里,日子不徐不急,一件件创作着自己诚意灌注的钧瓷作品。张自军先生不苟言笑,性格如同他的钧瓷金星天目釉作品,沉稳之中跃动着点点思想的金光。年逾六旬的他在经历几十年跌宕起伏的钧瓷生涯之后,觉悟了钧瓷之道,对钧瓷之爱更加深沉。他说,无论是从艺前期的顺隧,还是中间经历的磨难,如同钧瓷烧制时氧化与还原气氛往复交错,是成就一个钧瓷艺术家的必然;金火圣母的传说其实告诉每一名钧瓷业者,烧出感动世人的钧瓷,需要的是从业者心血的涓涓注入。

      编辑: junci3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钧瓷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钧瓷网]的价值判断。
相关内容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