饶宗颐:我要学习钧瓷-钧瓷网
      分享到:
    • 饶宗颐:我要学习钧瓷

      作者: 牛志勇 2018-02-08 来源: 钧瓷网

      小编语

      2月6日,据饶学联汇、饶学研究基金、香港大学饶宗颐学术馆发布的公告,国学大师饶宗颐于2月6日零时45分在香港仙逝。他在家人围绕下,无疾而终,享年101岁。

      饶宗颐,字伯濂、固庵,号选堂,1917年生于潮州。他从事学术研究和教学工作80余年,被誉为“国际瞩目的汉学泰斗”和“整个亚洲文化的骄傲”,与钱钟书、季羡林并称为“南饶北钱”和“南饶北季”。

      “南饶北季”生前都与钧瓷结下了不解之缘。2010年8月5日晚,应大宋官窑·荣昌钧瓷坊董事长苗峰伟邀请,饶宗颐在紧凑的北京之行中专门抽出时间,到大宋官窑·荣昌钧瓷坊参观指导。许昌晨报记者牛志勇专程前往北京就此进行了采访。

       

       


      儒雅随和的大师

       

      2010年8月5日18时许,北京地安门东大街九三会所,霞光普照,一派和谐。这是一座古朴典雅的四合院。饶宗颐身着深色西服,系一条花围巾,信步而来。在其女儿饶清芬,大宋官窑·荣昌钧瓷坊名誉董事长、香港大公报社长王国华及夫人的陪同下,饶老轻步踏入“窑火凝珍”展厅,这里会聚着大量大宋官窑顶尖的钧瓷艺术藏品。

       

      微信图片_20180207191034.jpg

      饶宗颐参观“窑火凝珍”展厅

       

      饶老是广东潮州人,虽定居香港已久,仍一口浓浓的乡音不改。“饶老适应北京的气候不?”苗峰伟轻声问候。老人颔首微笑说:“还可以!”

       

      坐在茶凳上,饶老边品茶边随和地与大家闲聊,笑容可掬。闲聊中,饶老双手一直紧紧相扣,儒雅有礼。

       

      老人听力似乎不太好,女儿饶清芬对其“保护”有加,几乎寸步不离,不时在其耳边轻声细语作“翻译”。随后,苗峰伟拿出去年老人题写的书法作品《大宋官窑》给他看,老人很高兴。

       

       

      想学钧瓷,可惜时间太短

       

      在华丽的钧瓷展厅内,饶老兴致勃勃地品读着一件件艺术瑰宝。

       

      讲解员细细地为饶老作着介绍。

       

      “这是《如意樽》!照片上是胡锦涛主席将其赠送给哈萨克斯坦总统纳扎尔巴耶夫时的情景!”“钧窑主要以釉色为主,讲究窑变效果,这是《凤凰涅槃》,非常漂亮!”

       

      “钧瓷是好东西,我要慢慢学习!”饶老边听边不住地感叹,“只可惜,我在北京待的时间太短!”

       

      千钧印.jpg

      大宋官窑代表作品《中华千钧印》

       

      “这是《中华千钧印》!”讲解员取出一枚印玺为饶老介绍,大公报社长王国华曾向国民党名誉主席连战赠送了《中华千钧印》,马英九在接受《中华千钧印》时欣然题写“中华瑰宝”。饶老闻言非常赞赏。“回头我们专门给饶老烧制一枚!”苗峰伟笑着说,以后饶老作画就可以用上它了。

       

      转了一圈,饶老再次禁不住说:“钧瓷是好东西,我要慢慢学习!”

       

       

      “南饶北季”同结钧瓷缘

       

      在钧瓷珍品《福寿桃》前,饶老停了下来。“我们是老朋友了!”盯着温家宝总理与已仙逝的季羡林大师的合影,饶老良久无语。

       

      2009年7月11日,季羡林、任继愈同日辞世,饶老挥笔写下“国丧二宝,哀痛曷极”。

       

      在学术界,饶宗颐与国学大师季羡林并称“南饶北季”,是多年的老朋友。季羡林曾这样评价饶宗颐:“我心目中的大师就是饶宗颐。”两人在语言学、中西文化交流等方面的研究相通,与钧瓷同样有着不解之缘。

       

      2007年1月1日,96岁的季羡林在收到苗峰伟送给他的新年第一份礼物——钧瓷《鸿福聚宝》时说:“钧瓷不仅是中国的,也是世界的。 ”

       

      正是通过季羡林,苗峰伟结识了饶宗颐。后经香港大公报社长王国华牵线搭桥,苗峰伟与饶老一见面便成了忘年交。

       

      大宋官窑窑荣昌钧瓷坊董事长苗峰伟拜访国学大师饶宗颐.jpg

      苗峰伟拜访国学大师饶宗颐

       

      为表达对国学大师的敬仰之情,去年苗峰伟特意前往香港,给他送去钧瓷珍品《福寿桃》。饶宗颐向苗峰伟表示感谢,并欣然同意担任大宋官窑·荣昌钧瓷坊文化顾问。

       

       

      立足传统文化发展钧瓷

       

      钧瓷与大师相遇,变得愈发光彩夺目。伴随着钧瓷的发展,艺术大师不断加盟,既为钧瓷注入了人才“血液”,又为钧瓷带来了理念的创新与突破,带来了耳目一新的震撼。

       

      微信图片_20180207191030.jpg

      饶宗颐与苗峰伟亲切交谈

       

      谈及钧瓷的传承与发展,饶老表示,钧瓷要想进一步发展,还应立足于厚重的中国传统文化。中国文化博大精深,源远流长,精通佛学的饶老建议,不妨把佛教的一些理念也融入钧瓷创作之中。

       

      苗峰伟说,两位大师不仅在学界影响深远,对于钧瓷的传承和发展也将起到不可估量的推动作用。

       

      “钧瓷要想进一步发展,关键在于它的独特艺术魅力和人们对它的真正解读!”苗峰伟表示,前几年钧瓷被人摆在大街上当“地摊货”售卖,关键在于其最核心的品牌价值被忽视了,商贩们只是把它当做简单的商品,“误读”了钧瓷。

       

       

      学术、艺术双绝的国学大师

       

      饶宗颐,1917年8月9日生于广东省潮州市潮安县,是我国当代著名的历史学家、考古学家、文学家、经学家、教育家和书画家,是集学术、艺术于一身的大学者,又是杰出的翻译家。学术界称他为“国际瞩目的汉学泰斗”、“整个亚洲文化的骄傲”。

       

      微信图片_20180207191010.jpg

      国学大师饶宗颐

       

      饶宗颐学术范围广博,在甲骨文、敦煌学、古文字、上古史、近东古史、艺术史等领域均有专著,出版书40种,学术论文数百篇。

       

      在艺术方面,饶宗颐于绘画、书法造诣尤深。他擅画山水画。张大千评价他说:“饶氏白描,当世可称独步。”他对前人书法艺术的高度观察力及转化能力,使他的书法能够体现各种不同的风格,但又能保持强烈的个性。学者评价他的书法“无所不能”。

       

      饶宗颐作品“浓艳香风里,美人清镜中”.jpg

      饶宗颐作品“浓艳香风里,美人清镜中”

       

      他还是卓有成就的音乐史学者、资深古琴家。

       

       

      (本文转自2010年8月9日《许昌晨报》4版,原标题为《国学大师饶宗颐:我要学习钧瓷》)

      微信图片_20180207191023.jpg

       

       

      【附】

       

      【新华时评】

      大师的背影,彰显文化自信的力量

       

      新华社北京2月6日电

       

      享期颐之年,著等身之作,饶宗颐先生6日在香港逝世。这位学贯中西、涉猎广博的一代国学大师,从甲骨简帛到敦煌文献,从经学礼乐到文学史学,从艺术宗教到中外交往史,无不成就卓然。文化大师离去引发国人缅怀,其中有一位网友的感慨颇具诗意:“世上已无饶宗颐,天上又多文曲星”。

       

      “下则为河岳,上则为日星”,中国古人认为,星辰与文化有相似之处。与人生比,星辰亘古不熄,而文化影响力同样恒久致远,我们凭借星辰了解时节和方位,我们运用文化增长智慧和才干。老子孔子的容貌难以推测,而《道德经》和《论语》还在我们案头;春秋战国的竹简凤毛麟角,而诸子百家学说至今流传;宫阙万间已然化作黄土,而唐诗宋词依旧朗朗上口。

       

      在人类历史长河中,文化大师们无疑是灿烂的群星。古往今来,从某种意义上说是一部文化发展史,而一部文化发展史,从某种角度上讲也是一部文化大师史。文化有如浩瀚的大洋,汇聚了每一代人、每一个人的心力,而文化大师则更像大江大河,集结起涓涓细流,直入东海,承前启后,继往开来。

       

      “周虽旧邦,其命惟新”,中华民族生生不息,而中华文化则为之提供了强大的精神支撑。纵观中国历史,文化大师们往往历经艰难而百折不回,治学不倦,弦歌不辍,赓续了文化传统,维系着文化命脉。

       

      文化自信,是更基础、更广泛、更深厚的自信。参详近代以来文化大师的奉献,我们会发现,他们都有着坚定的文化自信。这种自信来自对西方文化的了解,来自对中国传统的精通。由此而生发的爱国、爱乡之情,使他们尽管处在外患深重、国脉如缕时,也不改初衷,坚信中华有重光之日,“岁寒,然后知松柏之后凋也。”

       

      历史告诉我们,国家兴旺,文化必会昌盛。然而,文化昌盛需要时间涵养,更离不开一代又一代人的奉献。只有充满文化自信的人,才能无怨无悔地投身于社会建设。“江山代有才人出”,大师已逝,我们不但要珍视他们的学术成果,更要珍惜他们的文化自信,这才是大师们留给后人最为宝贵的财富。大师的背影,彰显文化自信的力量。

      编辑: junci3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钧瓷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钧瓷网]的价值判断。
相关内容更多...